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鬼店漫谈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10月15日

@media (min-width:900px) { .adslot_postup { width: 100%; height: 90px; } }@media (max-width: 900px) { .adslot_postup { min-width:300px;max-width:880px;width:100%; height: 60px; } }

天气那么热,我给大家讲个冷笑话吧。

先来谈谈我这些年的旅行经历。首先我骑单车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美景,也看过很多美女,但是这些地方都一个diǎo样,没什么值得谈的,对于我们这样的年轻人,除了谈感情以外,还有什么值得谈的呢?倒是zuì近骑的一段路,突然出现的小意外,让沉溺平静生活的我觉得有了一点小小的谈资,这点谈资来之不易,所以我特地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这点意外可能有的人经历过,但对我来说真的是第一次,令人性奋的第一次。

这个暑假我一个人从北海骑去南宁,去跟我同乡汇合,然后一起回乡。回家的路是兴奋的,我快乐的唱起了中国民谣: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 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 她家住在又远又僻静的地方/ 我要当心路上是否有大灰狼/ 当太阳下山冈/ 我要赶回家/ 同妈妈一同进入甜蜜梦乡 。

就这样,夜幕降临,这天一路从北海奔波10个多小时,才赶到一个城边小镇,眼前还有四五十公里的路程才到首府南宁,在体力严重透支的情况下,我选择了夜宿在这个小镇上。

我推着车找到了一家快餐店,惬意的点了一碟小菜,顺手拿了一罐冰啤酒, 舒舒服服的坐在小椅子上。店门前有两三个小孩在玩,其中一个手里拿着玩具,玩具里发出声音:“哦 哦 哦哦,哦 哦 哦哦,我把江南style,哦 哦 哦哦,哦 哦 哦哦,江南style……啊“。我郁闷现在街上这么多非主流,原来是听这个长大的。

吃完这顿饭花了我很长时间,筋疲力尽的放下筷子,我走出店门,望向天边,天已黑了。小镇安详的摆放在公路两旁,对面是个医院,旁边是一家中型的旅馆。路过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座小镇只有两家旅馆,除了旁边这家,就是另外一家比较小的了。

整理好东西,我打住进这家比较大的旅馆,楼顶上的名字模模糊糊,印象中应该是某某某酒店,但是再也不愿回想起这家酒店的名字了。

我承认我胆子小,但夜晚独自一人骑行在荒山野岭的事情也干过,深夜也在阳台唱过歌,但是住进那家旅馆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那种不言而喻的恐惧感。

旅馆有四层,我进去的时候门前停放着一辆大巴,一群街头混混在角落里打má jiāng,地上散落着瓜子,还有烧钱的中华香烟,基本没有一个看得顺眼。老板娘过来招呼我,问我是不是要住宿。我跟她谈了一下价钱,有些犹豫要不要在这住,隐隐约约不知听到老板娘说了什么话,千不该万不该,我决定就在这住了。

我把车存在店里,卸下装备,提了行李。那群混混玩了几铺,忽然像找到了什么更好的乐子,拿着钱屁颠屁颠的散了。我把身份证给她开票据,老板娘折腾了一下说让我住3楼,301。我接过钥匙,她说那间房门不好开,开的时候要慢一些。我没怎么多想,提着笨重的行李上了楼。

到二楼,看到一群肥头大耳的在包厢里喝酒。房子的结构中央是一个大厅,周围有许多小房间,我寻寻觅觅找不到客房在哪里,便问送菜的小青年:”客房在哪里?“他指了指旁边的门,想帮我开,但怎么也开不了,他说应该是锁了,让我绕到另外一边的楼梯上去,三楼就是客房了。我觉察到这家旅馆设计的有些复杂,要是发生火灾该怎么跑?

顺着yīn森的楼道,终于找到了三楼客房,抛下行李,拿起钥匙,一开,眼前的301房门锁根本插不进去,这是为什么呢?我摆弄了半天,弄得一头汗,我来气了,下去找老板娘,赶了一天的路本来就很累,你还让我这么费劲去开锁!

来到一楼大厅,毛都不见一根,空空荡荡的,我走进了一间过道,里面通向厨房,黝黑的大锅和油腻的地板令人作呕,原来这家旅店开酒楼,真不敢相信今晚我要住这里。

等了许久终于唤来老板娘,我跟她说门开不了,她在自言自语,这门怎么老开不了呢?我拿捏着她的话,这门老开不了是什么意思?我说你能不能给我换一间,老板娘说:”单人房三楼只有这一间了,四楼有一间,不过那间……“老板娘yù言又止,像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不过怎样?”我说。“不过那间有点臭味,他们住过的说窗户旁边的下水道有点气味,但是开空调就闻不到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老板娘回答。气味,想起来我就恶心,还是别住了。她闪烁其词,像在刻意掩饰着什么,但我还是更纠结着她的服务态度,这他妈什么旅馆,每间都他妈的有问题,还让不让人住了,大不了给我另一间双人房!心里骂着。这时门外走来一位猥琐大叔,手里拿包烟,一脸yín笑的看着我们,我忽然想到《肖申克的救赎》里监狱三姐妹,我开始提心吊胆担心菊花不保,因为看着刚才那些混混,嘴里抽着50块一包的中华烟,令我感觉店里的人都不像什么好人。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加之强烈的疲倦让我匆忙接受换一间房的条件,我说,那就换一间吧!老板娘莫名其妙的说,那就少10块钱给你住吧。10块钱,为什么少要我10块钱,我心中充满困惑。405,她把钥匙给我,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我匆忙上了楼,明显感觉4楼比3楼更yīn暗,更诡异了,我观察了一阵,发现有一件客房并没有关门,里面也是黑着的,看着看着就心里发毛,慌luàn中进了自己的房间。

回想刚刚老板娘说这间房有点什么,我越发不安起来,打开405的门,便先检查各个角落。奇怪的是我并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气味,反到是这间房四周幽闭的空间让人喘不过气,房间在建筑中央,没有一扇向外的窗,门背后居然还贴着一根鸡毛!我勒个去,搞什么啊,这么神秘。卫生间挨着楼道,用一扇窗隔着,见没有上锁,我下意识地把它锁起来,并拉起窗帘。锁好一切门窗,房间在冷冷的灯光下就像一间密室,强烈的窒息感向我袭来。

恐惧源于心中,我开始克制自己的恐惧心理,我在安慰自己,当年在七百弄山上,太阳落山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情还那么平静,现在在这样的处境度过一个夜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旅馆房间的简陋和外表极不相称, 匆忙洗漱过后,便躺在床上看电视,看了几分钟无聊的节目后,决定睡觉了,把刀子埋在枕头底下,提心吊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

隐隐约约我做了一个梦,说点唯心的话,我梦到一些不正常的东西,但现在我记不清那个梦是怎么样的,我不安地在梦里挣扎。终于一个电话打过来,打破了噩梦的yīn霾。是我爸打给我的,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这是心灵相通吗,毕竟这电话把我从深渊中拉了起来。接完电话我已经全无睡意,房间里只有一盏灯亮着,暗暗地照着这不足二十平米的狭小房间。冷汗在背后沁出,双手只感觉到冰冷。

这家旅馆yīn气太重, 我打开手机,现在已是深夜十一点。从躺下去开始到现在才一个小时!直觉告诉我,不能再住下去了。

我拿起钱包锁好门,走到对面的医院去,我全身发烫,我担心自己发烧了。出门的时候大巴车已经不见了,一辆越野车停在那里,窗是开着的,却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身后酒店招pái的霓虹灯还在闪烁。我在想我住的一家怎样的鬼店啊。

在很多恐怖小说里,医院都是灵异事件重灾区,但是我去到那里去感觉仿佛找到了撕破暗夜的光亮,慌luàn的心情得以平静。

那一晚我找了镇上另一家旅馆安顿下来,虽然心中不断在揣摩那个老板娘关于405房间的描述,但总算安然的度过了这个难眠之夜。

早上醒来阳光大好,午夜的yīn霾驱散的一干二净,本以为事情到这就结束了。

但是我去吃早餐的时候,又一次来到那家快餐店。旁边是让我不安的旅店,我吃着热腾腾的米粉,回想着惊魂昨夜,到底放生了什么。

这家旅馆根本就没人住!在我来之前很久就没人住过了 ,打不开的301房门,午夜消失的旅游大巴车,405房间隐藏的秘密,以及……第二天早上发生的……

我正在吃着热腾腾的牛肉粉 ,旁边清理卫生的阿婆端来一个一次性筷子盒,当时我明明拿着筷子,她干嘛还要摆到我面前呢?开始并我不在意,可偶然间我却发现上面刻着一个字:“鬼”。这是某个淘气孩子luàn刻luàn画吗?我越发不这么认为,我隐约感觉到,那个阿婆似乎看到了什么,这像是一种征兆。

有人觉得我疑神疑鬼了,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从生理角度讲人过度疲劳也会做噩梦、意识模糊。第二天我也安然无恙的到达南宁,并在接下来几天平安的骑四百公里回到家。事后我得到的教训是,住旅馆一定要问有没有向外开的窗,没有窗的绝对不住。毕竟恐惧源于心灵,希望以后不要再碰上这些事了,阿弥陀佛。

更多jīng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