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鬼债罪孽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7月19日

小时候,爸妈都在外地打工,不方便照顾我,所以把我托给了四姑。

四姑很疼我,尽管她住在离市集很远的地方,但还是常常带我背着我到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上集,自己又千方百计的省钱只为了给我买些好吃的和好玩儿的。

可以说,四姑是我生命中zuì重要的人之一,而四姑zuì让我感到好奇的是她的职业——米婆。

今年的暑假,我也在次回到离开了七年的王山村,只想见见我的四姑和那陪伴我童年的山山水水。

到达之后,四姑和乡亲们都赶来接我,时间虽然在他们脸上刻下了痕迹,却依然不减那份情。四姑则是zuì开心的一个,捂着我的手就一直没松过。 月朗星稀,蟋蟀声也此起彼伏,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叫。这是独属于乡村的宁静。一个白影从槐树林里一闪而过。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见屋外大门外有人边大声地叫着四姑,很紧急的样子,二虎则汪汪的叫着。在安静的早上显得特别突出,出门一看原来是刘大叔。

“燕儿啊,快叫你姑去李黑子家看看吧,黑子媳妇怕是难产了,人都快虚得没气儿了;可是那孩子也不见生下。”刘大叔急得满头是汗,脚上鞋子也少了一只。怕是这一路上太匆忙。”四姑!四姑!”这样的急事我也不敢怠慢,“四姑,您快出来啊,黑子嫂子难产,您到是快出来啊!”说着我推开门,没人,接着我又在厨房、后院找了个遍,连茅房都找了也不见四姑。怎么回事啊?啊!想起来了,昨晚上,四姑给我说了今天早上去后山采药!

“刘大叔啊,我四姑今天早上去采药了。要不我和你去趟吧,我是学医的,看能不能帮上忙。”“那也只能这样了,燕儿,那就快走吧。”一路上,果然有一只鞋子在泥地里躺着。。

我们到来时,李黑子家门外已近围了老老少少一大拨人了,屋里传来几个老妇人的声音,还有女人虚弱的呻吟。

进了门就看见黑子嫂子躺的床上鲜红一片,人也满头大汗,而那几个老大婶则用充满怀疑的目光上下大量着我。

“哎,姑娘,你进来做甚?快出去。”一个鼻子上长了超大的一颗黑痣的大婶说。

“那个我是我四姑,啊不是,我四姑不在家,我是学医的。”我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啊,原来是司徒四娘的侄孙女,早就听你四姑说起过你,既然你学过医,那你快过来看看这是怎回事啊?虽说是“”但我给人接生几十年了还是头一回遇见这样叻怪事。”说着,黑痣大婶绉了绉粗粗的眉毛,那样子有点滑稽。

我一听这话赶紧瞧了瞧,只见那胎儿并不是头先出来,一双小脚丫直楞楞地在女人的下身lù出。这是罕见的~如果不及时地把胎儿接生下来的话,那么孩子随时都有窒息死亡的危险,“大婶,看样子情况不太好啊,得快点把孩子接下来才行。”“哎,这我们都知道,可不管俺们怎么想法子,这孩子就是生不下来。黑子媳妇虚得都晕过去好几次了,哎,真是奇了怪了。俺们才想让司徒四娘来给瞧瞧。”另一个大婶说到。

我也试了试,无论我怎么做,这孩子就是出来不到,后来我又对女人进行了针灸,而那两个大婶则在女人腹部àn mó 。眼见得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弱,在我门的努力下,只将孩子的身子以及手臂部分缓缓地拉了出来;好像那孩子的头那边有一双手,和我们一同挣扯着孩子。因为自从我走进了这间屋子,就感觉看有一双眼睛窥视着我。

在我感到这个孩子这个一定没有救的时候,忽然一道金光从门缝中shè进来,然后有人走了进来。一看,原来是四姑。四姑此时拿着一把黑纸伞,一个罗盘和一面铜镜,四姑一进门立刻打开了黑纸伞,然后有马上收合了起来。接着便又拿出了几张黄符在女人腹部点燃绕了几圈,把纸灰给女人喂了。

然后不出几秒钟,孩子果然生出来了,是个男孩儿。一摸,还还有气儿,我们都很高兴;到马上我们就又沉默了。为什么这孩子不哭呀?如果不哭的孩子一定是哪里有什么病,有或许有什么‘脏东西`给孩子‘封嘴了。就在我们几人愣住的同时,只见四姑撑开孩子的嘴,接着马上孩子就哇哇的哭了起来。

此时的女人也有了jīng神,连忙叫我们把孩子抱给她看看。看着这白白胖胖的孩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感;这孩子的命毕竟是来之不易的。

作者寄语:写得不好 还请多多指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