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你想当血人吗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7月17日

小雀的家是个会下雪的地方,常年都能看到雪,她也经常和朋友出去玩雪。可是她从没想过,这个雪会变成那个血。

这天下午,小雀和几个朋友去爬山。山上也到处都是雪,大家边爬山边堆雪人,扔雪球,玩得很开心。就这样几人一直走,不知不觉就有点走偏了原本设定好的路线,在深山里mí了路。mí路也就算了,他们还掉进了之前猎人设计的陷阱里。

这个陷阱也很是大,居然有条深深的走道,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走道里也有很多的雪,虽然不厚,但看起来却好像和外面的雪不一样,总觉得有一层雾气漂浮在那些雪上。

在好奇心的去世下,小雀和朋友们开始沿着走道往里面走。说来也奇怪,走道已经很深了,但大家依旧能看到雪。而且雪似乎越来越高,大家走路开始有点困难了。

其中一个叫小娟的同伴有点害怕了,连忙招呼大家离开。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mí路了。本来是一条直线走进来的,现在却变成了蜿蜒曲折的路,还有很多分岔口。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误碰了什么机关,还是这里本来就是这样的。无奈之下,大家只好凭着直觉,沿路做着标记,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大家依旧可以看到很多的雪,而且这些雪看起来越发的奇怪了。雪依旧是雪,但不知道为什么竟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难道雪下面有什么动物的尸体吗?

小娟好奇的bā开那些雪想一探究竟,而这好奇心就是灾难的开始。当她bā开那些雪的时候,第一个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只眼睛。小娟吓得瘫软在地上大喊大叫,大家都连忙安慰她,却没有人敢接近那只眼睛。

可噩梦已经开始了。在他们看到那眼睛后,周围的雪竟悄然的融化。但让人恐惧的是,融化的雪竟然是红sè的,原本淡淡的血腥味瞬间变浓。大家也渐渐看到,那只眼睛就是人眼,一个血淋淋的人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应该已经死了。

大家面面相觑,可都不敢走了,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个死人,深怕他突然站起来。而越怕什么,什么事就越会发生。那个死人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他的手开始抬了起来,身体也直直的站了起来。大家吓得大叫,转身就要逃。就在这时,整个走道开始剧烈的颤抖,从墙上,地下,顶上,那些雪都开始融化,一个个血人开始渐渐lù出了自己的身躯,整个走到顿时血流成河。

几人吓坏了,跌跌撞撞毫无方向感的跑着,直到jīng疲力尽了,大家也依旧没有跑出去。相反,几个跑得慢的朋友都被那些血人逮住,慢慢的剥去了他们身上的皮肤,然后像穿衣服一样穿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就在他们穿好衣服的同时,那些血人也瞬间消失,好像从未出现过。而那几个朋友,则变成了新的血人,和其他血人一样,慢慢朝他们靠近。

小雀后悔和大家玩得太疯,结果掉在了这个充满血人的危险地带。可她现在也没更好的方法离开这里,只能在力气用完之前拼命的往能逃生的地方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小雀竟跑到了一个半掩的门前,往里面看去好像有个石棺。她顾不了那么多,飞快的冲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门关了大半,希望这样可以尽可能的挡住血人的同时,又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她也没心思去琢磨那个石棺,第一反应就是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暗门能离开。无奈摸了墙一圈,什么都找不到。她累得坐在了石棺旁边,思索着求生的办法。一个不小心,她竟按到了一个机关,石棺上的盖子悄然的打开了,可小雀并没有发现。

等石棺完全打开掉在地上后,小雀才惊吓的站了起来,看着石棺里那个沉睡的女人。这个石棺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可那个女人看起来却好像刚下葬似的,没有任何腐败的痕迹。小雀慢慢靠近,带着一丝恐惧慢慢的将手伸向那个女人,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已经在这石棺呆了很久。

可当她碰到女人的那一刹那,女人的眼睛突然睁开,而小雀的手竟穿透了女人的身体,触碰到身体里那柔软的器官。她吓坏了,想把手抽出来,却怎么也动不了。

“你很喜欢我的身体吗?”女人突然亲启朱唇,说出了这样的话。小雀吓坏了,连连摇头,越发努力的想把手抽出来。越是努力,她的手却陷得越深。一个踉跄,她整个人摔进了棺材里,和那个女人来了个面对面亲密接触。更让她心凉了一截的是,那石棺的盖子竟突然盖上了,石棺里顿时漆黑一片。

周围除了漆黑就是一片寂静,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女人的眼睛,竟透着幽绿sè的光芒,成为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也增添了小雀的恐惧感。

“你是第一个跟我睡在同一个棺材的人,不过很快这里就只有你了。”女人说着,双手竟慢慢的刺入了小雀的身体里,然后慢慢从伤口处将她的皮肤一点一点的撕开。

小雀痛得大叫起来,但女人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越发加快了。很快,小雀就变成了血人,而她的皮肤也被女人穿到了身上。紧接着,穿着她的皮肤的女人身影越来越淡,zuì后竟从石棺里消失了,只剩下血淋淋的小雀。

小雀在石棺里动弹不得,只能无奈的感受着身上阵阵的灼痛感,渐渐失去了意识。

在陷阱外的雪地里,凭空多了几个人,长得和小雀他们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大家脸上都拐着诡异的笑容,缓缓朝山外走去。

再说回成为了血人的小雀,她在石棺里不停的叫喊,即便是微弱的希望,她也想离开这里。可惜的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这个石棺里慢慢的石化,成为了石棺的一部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