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寒冬里的故事之白猫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27日

“这个冬天还真冷啊!”寝室里,陈锋望着窗外昏沉沉的天空感概道。

“可不是嘛,连我这个北方人在你们南方都快被冻成狗了!”陆羽边往手上哈着气边说道。

“北方的冬天不是应该更冷吗?”张超一脸疑惑地问道。

“可是北方有暖气。”陆羽白了他一眼。

“切,我们南方也有自己的取暖神器!”张超说着,神秘兮兮地从床下拖出了一样东西,竟是一只精致的小炭炉。

“你怎么又把这个东西带来了,学校不是有规定……”

陈锋话还没说完,张超已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人总不能被活活冻死吧?”见陈锋和陆羽都不再说话,张超点燃了小炭炉,橙黄色的炉火顿时让整间寝室温暖了起来。

陈锋看着众人,顿了顿,说道:“咱们几个总不能一直宅在屋里大眼瞪小眼吧?谁讲几个故事打发一下时间也好啊。”

“说起故事,我倒是有一个,”陆羽顿时来了精神,一“骨碌”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而且正好是发生在冬天的。”接着,陆羽便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

陆羽的家在最北方,一到冬天整个世界便银装素裹,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那是一年春节放假回家,陆羽刚下火车就被以前的发小张彪拖住,要和他不醉不归。当时的天色已有些晚,天空中还飘着鹅毛大雪,由于大家都忙着回家过年,大街上的商店十铺九空,二人就这么一路越走越远,直到快走到城乡结合处才在一家正准备打烊的酒铺中买到了三斤白酒。

原路返回时,天地间早已是一片昏黑,二人正在积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跟着他们。二人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正站在他们的身后。天寒地冻的,那个人竟然只穿了几件单薄的衣衫,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羽二人手里的酒壶。

“你想喝酒?”张彪晃了晃手里的酒壶,问道。

那个人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北方人好客,见路遇酒友,陆羽二人立刻邀请那个人,有说有笑地去了张彪的家。正巧张彪的父母去了老辈家团聚,三人便无拘无束地开怀畅饮起来。

酒过三巡,酒量稍差的陆羽感到头有些发晕,便躺在沙发上,想缓一缓酒劲儿。谁知醉眼蒙眬之下,他却发现那个新交的酒友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一开始,那个人只是额头上汗如泉涌,陆羽只当他是酒精起了反应并没有多问,可后来那个人的脸竟如干枯的老树皮一样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血痕,到最后,他的一只耳朵竟然从脸上掉了下来。

陆羽本想大叫,可酒精却剥夺了他喊叫的力气。他犹豫了一下,却见张彪仍有说有笑地和那个人推杯换盏,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琢磨可能是自己喝高了,产生了幻觉,于是翻个身,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陆羽感到有人在推自己,睁开眼睛,发现张彪正摇晃着自己的肩膀。

“嘿,你怎么先倒了?我们俩把三斤酒都喝完了,没喝尽性,这兄弟叫我们去他家开个第二局。”

陆羽挪了挪软绵绵的身子,苦着脸摇了摇头:“算了,我不行了,你们去吧,喝尽兴啊!”

“怂货!”

张彪的冷哼声过后,陆羽感觉自己的意识又开始模糊了起来。

陆羽是被团完年回家的张彪的父母叫醒的,二人问陆羽张彪去了哪里?陆羽回忆了一下,只说是去了一个新认识的兄弟家喝酒。

谁知几天后,人们竟然在一个齐腰深的雪坑中找到了张彪已经僵硬了的尸体。当时张彪的一张脸极度扭曲着,似乎临死前看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物。而更加诡异的是,他身下竟还有另一具尸体,据一个卖酒的老头说,那是个流浪汉,身无分文却嗜酒如命,曾不止一次想用自己身上的衣服换酒喝。只不过那个流浪汉是前一年冬天被冻死在路边的,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年,他的尸体会出现在张彪的身旁。

看到那具尸体时,陆羽险些吓得跌倒在地——那竟然正是之前他和张彪遇到的酒友。回想起当时张彪离去时的情景,陆羽的心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怕:如果当时自己选择和张彪一同前去,那现在被埋在这里的会不会也有自己的尸体?

张超的故事

“从那之后,我就戒酒了。”陆羽说到这儿,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故事应该在夏天讲,那样连空调都省了。”片刻的沉默后,张超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说道。

“你那嗜酒的发小张彪也不亏,也算是‘含笑酒泉’了。”陈锋撇了撇嘴道。

“我的故事讲完了,下一个谁来?”陆羽冲陈锋翻了个白眼,问道。

“我来吧。我也讲一个发生在冬天的故事。”张超清了清嗓子,便幽幽地讲了起来:

张超故事的主人公叫林翔,是他的高中同学。林翔是典型的学渣,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和做买卖的父亲做起了生意。不过两年时间,他的生意就做得风生水起,不仅交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友,还开起了一辆足以让那些都市白领都眼红不已的高档轿车。

那年冬天,天冷得出奇,昏沉沉的天空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

正睡着懒觉的林翔突然接到一个大客户的电话,对方要他马上过去签一批货物的订单。林翔忙冲进屋外的轿车,一插钥匙就发动了引擎。一脚油门下去,林翔只感觉车身猛地颠了一下,像是压到了石头一类的东西。他忙心疼地下车查看爱车的底盘是否受损,不料,却在车轮下发现了一具已经被压得血肉模糊的猫尸。

林翔顿时傻了眼,虽然以前听说过这个忠告:小动物冬天时喜欢躲在车下取暖的,司机发动汽车前先鸣两下喇叭或是拍一拍车身,好给它们时间逃离。可是他却从来没把这些当回事,没想到今天竟真有一只猫丧生在了自己的粗心之下。

那只猫的皮毛雪白干净,不像是普通的流浪猫,林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赔钱他不怕,可猫主人要是纠缠起来耽误了签合同,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