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吃货天下之人头西瓜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27日

吃货,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就是任何好吃的都喜欢吃的人。但我并不是什么都喜欢吃,或者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吃货,但我却独爱于西瓜。zuì喜欢的便是在夏天的时候,拿着半个冰镇西瓜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了。相信有许多人都很喜欢这个吃法,即shuǎng又过瘾,但西瓜也有等次之分。越好吃的西瓜越甜,当然不是那些注水西瓜,对于我这种只钟爱于西瓜的吃货来说,看几眼西瓜,再瞧瞧纹路,便知道这西瓜好不好吃,也不停那些商家的胡言luàn语。但是,昨天却听说,在一个乡村里,有一种风味独特的西瓜,冰镇起来吃又香又甜,对于我这种钟爱于西瓜的人有着不可阻挡的诱惑力。拿起手机,看了看信息后,便来到了指定地点回合,此时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等着,似乎就差我一个人。

一打听才知道,几个人都是爱吃西瓜的吃货,便是几个不是那么爱吃的,听说了那里的西瓜风味后,也便欣然而来。一群人在路边站了一会,不久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在我们面前停下后,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里面伸出一张脸,我认得那张脸,那是张国庆,便是他告诉我们,在那个乡村里,有一种风味独特的西瓜,冰镇过后香甜可口,而且从未在其他地方见到或听闻过。几个人陆陆续续上了面包车,车晃了晃,便关上车门走了。我坐在后排,看到开车的是个戴眼罩的,而且还戴着面罩,几个吃客也好奇的看着眼罩司机,其中一个叫林书文的人调侃道:“师傅,你戴着面罩口罩的,能看清路么?而且你这样,不怕翻车啊?”几个人也在一边起哄起来,那个戴面罩的师傅用他仅存的一只眼睛透过头上的后视镜看着我们,我抬起头和他对视了几秒,心里忽然感到一阵诡异,身子一颤,打了一个喷嚏。林书文见状道:“兄弟,这么怕冷哒?要不,让司机师傅给你也弄个面罩呗。”我摇了摇头,不想回应他的调侃,看了看窗外的天气,天气倒是不错,yīn凉舒shuǎng,不过看样子过不了多久便要开始下雨,我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那个开车的独眼司机师傅,zuì后视线凝视在前方的路上,心中莫名的感到一阵诡异,也不知道这次出来对不对,我心中默叹道,压了压头上的帽子,身子往后一仰,闭上了眼睛,靠着座位小歇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我将帽子往上挪了挪,坐起身,发现已经到了小乡村了。几个人慢慢下了车,一副来休闲旅游的样子,慢慢悠悠的向小乡村内走去。到了小乡村的村口,却发现小乡村的门口很破,一个已经半倒的村pái楔靠在一根电线栏杆上,村内只有几个零零散散的破屋子,感觉就像是荒废了许久的村子,而一眼望去小乡村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不jìn感到纳闷起来。走到前面拍了拍张国庆道:“你不是说,这里有风味独特的西瓜么?我怎么觉得像是一个荒废许久的破村子啊?”几个跟在身后的吃友闻言点了点头,都上前来把张国庆围了起来,毕竟这么一个破旧荒凉的山村,你带我们来是什么意思?联想不好的还以为是要绑架我们几个,不过看了看对面只有俩个人,而我们有四五个人,几人胆子便大起来,想问个究竟。张国庆闻言摆了摆手道:“别急啊,我骗你们干什么,我说的那个西瓜摊就在前面,不信我带你们去看。”闻言,几个人半信半疑,便跟随张国庆来到了一间小破屋,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天空中开始下起了点点小雨。一群人进屋后,便看到屋内坐着一个老人,手里抱着一个西瓜,似乎正准备吃西瓜,以我吃西瓜多年的经验,一看那大小和纹路,便觉得这次白来了,一看就是个从小缺养分的西瓜,zuì多和人头差不多大。

几个同样是行家的吃货看了几眼后,失望也从眼底冒了出来。张国庆见状道:“别急啊!还没吃呢!我告诉你们这可是天下一绝。”我看了看那抱着西瓜的老人,总觉得有一丝怪怪的,老人见我看向他,嘴里发出了俩声奇怪的声音,似乎喉咙有什么东西卡住了,说不出来话,只能发出奇怪的咕噜声,让人听着觉得怪怪的。此时张国庆不知从哪找出了一把刀,将西瓜拿出来后,切成了8人份,在切开的一瞬间,我仿佛看到西瓜的表面变成了一张人脸,扭曲着面孔,血从被切开出流了出来,紧接着人头发出一声,被切成了8份。“喂,发什么愣,别看这西瓜看起来不咋地,吃起来还是很好吃的嘛很软,感觉就像在吃猴脑一般,但却很甜。”张国庆抹了抹嘴角流出的血,我吓得往后一跳,仔细一看,那些血其实是西瓜汁,看着几个人吃着西瓜,心里总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无论如何也下不去嘴。但看那几个人吃的那么高兴,却也很想拿一份吃吃看,脑海中开始挣扎,许久后,我咬了咬牙,终于决定去吃,但抬头却发现,我的那份西瓜早就不知被谁消灭掉了。心中不jìn感到一阵懊悔,赶忙问道:“老伯,你这西瓜能再来个么?”

边上几个刚吃完美味西瓜的同样点了点头,毕竟好吃的东西谁不希望多吃呢?老伯yīn森森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张国庆见状赶忙拉住我道:“不要luàn问,这里一天只能吃一个西瓜!”说完,见天sè已晚,几个人便去休息了。但我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很想吃一次那种西瓜,挣扎许久后,我趁着半夜偷偷爬了起来,想去瓜地看看,顺便偷个瓜解解馋,在夜路中,却看到一个人影在走动,提着一个灯笼,在漆黑的夜晚显得很亮,我偷偷靠近,发现正是那个卖瓜老伯。心中窃喜道:正好我不认路。偷偷跟着老伯到了瓜地,老伯拿出一个袋子似乎在装什么东西,我慢慢爬了过去,忽然我的手摸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心中一洗,以为是个大西瓜,便想回去再吃,却不料拉扯到了用来防动物偷吃的铃铛,老伯手中的灯往我这边一照,我瞬间愣住了,紧接着恐惧开始弥漫我的眼睛中。此时老伯手中拿着一个血淋淋的袋子,从余角可以看出里面有很多圆滚滚的东西,本以为是西瓜,但老伯手上却拿着一个人头,人头的面部表情狰狞,那一刹我仿佛看到了在切西瓜那一瞬间我看到的画面,忽然我意识到了什么,低头往手中一看,此时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就在我的怀中,头部已经被半解,仅剩一个没有皮的头颅,眼睛已经被挖出,仅留着几丝血丝,对着我笑,我把手中的人头一扔,就yù往回跑,却踩到了什么,被绊倒在地,回头一看,边上全部都是无头尸体,血正沿着被割开的颈部流着,从衣服我可以认出,这具尸体是张国庆的,恐惧使我完全崩溃,挣扎中,我摸到了一把水果刀,那是我珍藏的用来切西瓜的刀,看着慢慢向我走来的老伯,我眼神定了定,老伯咧了咧嘴,整张脸仿佛要撕裂开来,血从嘴边慢慢流下.

看着他手中被咬了一口的张国庆的人头,我疯了一般冲向前去,老伯似乎没有意料到,我直接以刀chā rù老伯的肩膀,老伯嘶喊了一声,一抓直接把我后背给抓裂,背后一阵剧痛。我忍住心中的恐惧,愤怒的将刀直接撕裂老伯的肚子,内脏直接掉了出来,老伯挣扎着,似乎想把掉出的内脏给放回肚子里去,摸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我拿起一根木棍当拐丈,忍着背后的剧痛,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个村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