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女鬼不坏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27日

那时正是收获的季节。几乎所有的庄稼人都会从早上忙到大晚上,七手八脚地在自家稻田里面转悠。妈妈并没有要求我非得和他们一样干活干到8点多才回家,但那天的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也不肯听从妈妈的催促,固执地和她一起呆到了天黑。这个季节,一到了夜晚,蚊虫便多了起来,于是我有点受不了了。抬头看看妈妈,她还是一副专心得不能再专心的样子。我开始有些着急了,于是跑到妈妈身后,一边挥动着双手驱赶蚊虫,一边大声喊:“妈妈,好多蚊子呀,我想先回家好不好。”或许是担心我一个人回家会害怕,这时候她却坚持要和我一起回去。“那妈妈我先走在前面,你一会跟过来就好。”不等她回应,我拔腿就跑。大概跑了2分钟,我便在每天都经过的竹林前方停了下来。

竹林其实并不大,也不是很茂密,只是在黑暗的渲染下多了几分平时没有的诡异罢了。风一吹,所有的竹子像是有默契似的,纷纷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 我站在小路中央,看看前面,再看看后面,不断讶异妈妈怎么这么久还没有跟上来。过了好一会,我看天sè愈加漆黑,风也愈来愈大。此时此刻,那一排排竹子发出的吵杂声在我听来更像是一声声的催促与诱惑,让我的心情越来越烦躁,zuì后,我牙一咬,决定一个人穿过这片黑暗。

平时的我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看鬼故事还有恐怖片。走在黑漆漆的小径上,我的脑海像是被人按了“自动搜寻”按钮似的,不断地bī迫着自己回忆起情节相似的恐怖场景,于是我的脚步开始变得慌张错luàn起来。约莫一刻钟,我终于看到了些许光亮,那是爸爸前几天请人安装上的全新的白炽灯。这使我心里一下子踏实不少,脚步也慢慢恢复了原来的轻快,我甚至还闭上眼睛,哼了一小会的歌。等我慢慢地睁开眼,当下的场景让我原本挂在嘴角轻松的微笑一下子消失不见。在我前方5米左右的一棵竹子旁边,一个白tuán正在慢慢地移动,纯净的白sè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突兀。我控制不住好奇之心,不知不觉地向那一抹白sè靠近......

我看到了她,知道她也看见了我。

开始我并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撞鬼,因为眼前的女人没有杀气,更不像鬼故事里面的女鬼那样恐怖,我没有办法用“面目狰狞”或是“yīn森诡异”来形容她。她一袭的白纱,犹如月光般柔美,轻轻地包裹着修长的身子。双颊虽然没有血sè,却不至于惨白,反而有一种洁白如玉的感觉。她五官并不算十分出sè,却让我想起小说里面常常描写的清秀佳人。她的头发简单地盘起,发间插了一支象牙sè的玉簪,像极了民国时期的女子。然而,她异于常人的“站”法却是那么令人无法忽视。没错,准确点来说,她是凌空地飘在我的面前。或许是因为柔和的月光,我的胆子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我问她:“你是鬼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双眼圆睁,明显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我的第一反应不是脚底抹油似的逃跑,反而问起话来。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虽然心里早已有了答案,我还是又问了一次:“你是鬼吗?”这次她没有再无视我的问题,只是微微一笑,吐气如兰地说道:“是呀,我已经死了大概90多年了。”果然,她的确是民国时候的人。“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人。”“为什么?”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有些中气不足,因为很怕她的回答是说其他看到她的人都被她杀死了。察觉到我的紧张,她缓缓开口:“因为这附近有一座庙,你们这里的人都喜欢到到那里拜祭,所以他们的阳气很旺,时运也很高。”原来如此,她说的应该是山上那座七星庙吧,记得爸爸说过,那是很久以前老祖宗建的,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是香火鼎盛。“那我呢?”我不解地开口。女子悠悠地坐在一棵较矮的竹子,又回头看看我,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那极其不自然的神情让我猛地一开口:“我zuì近会出事么?”她点点头,像是料想到我会这样说。一阵沉默后,她又开始说话,清脆的声音却把我带到残忍的边缘:“记得么,前几天有个叫李丽的女生死了。”“恩恩,她和我同年,妈妈说她是不小心掉到水里淹死的,但我还是不懂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了我不能理解的怜惜和心痛:“她不是淹死的,她母亲那几天回了娘家,她的继父就乘机把她强jiān了,小丽醒来后打算去报案,结果却被那个残忍的老男人活生生地用枕头捂死。等到了大晚上,那个男人才把她的尸体丢到村子后山那条河,因为他知道她每天都会经过那里,然后再回家说她不见了。结果你们这里的人既没有报案也没有怀疑过那个男人的话,就急急忙忙地把人给葬了。小丽的鬼魂前几天来找过我,她全身还是湿哒哒的,脸上还有许多生前被鱼咬过的伤口。她说她死得太痛苦太冤枉,所以她决定再过三天头七,回来找她继父李大海报仇。”我听得已经是一身冷汗,万万没有想到小丽死得那么可怜,我以前就觉得李大海是个sè眯眯的男人,却不知道他的sè心竟让他连自己的继女也不放过,更不曾想他会做出杀人这种坏事。正当我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几乎忘记询问有关自己的危险时,女子继续说道:“但她不能直接以鬼魂的方式现身,因为我刚刚说了,你们的阳气和时运都太高,所以她必须找一个和她年龄,长相,身材都差不多的人,借尸还魂。zuì重要的是,你不想其他人一样,你没有拜祭的习惯。”这时候我才豁然想起每次妈妈叫我去七星庙拜祭时,我的反应都是很抗拒的,因为我觉得那是个mí信的行为,而且七星庙真的很远,我不想làng费时间千辛万苦地爬上来又爬下去的。读到我内心的想法,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她敛去笑意,抬头望着月光的双眸渐渐染上些许哀愁。“我从来没有害过人,也试着劝她放弃报仇,但她的怨恨实在太深了,我想,只能让她母亲来开导她了。”我不觉有些疑惑,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怕鬼呀,要李丽妈妈来见自己死了几天的女儿,不吓死她才怪。“放心,她会跟你来的,因为她很久之前就见过鬼,她死去的丈夫,zuì重要的是,她知道李丽不会害她。”眼前的女子语气中透lù着某种我不理解的笃定,我用询问的眼光望向她,感觉她的身上一定充满不为人知的故事。她低下头,像是逃避似的,再抬起头来,便还是那双幽怨哀伤的双眼。“无论是人是鬼,亲情是不会变的不是么。”

按照女子的吩咐,我急匆匆赶到李丽的家,一进门就看到李大海,他手里拿着两瓶烧酒,应该是准备出去和朋友吃饭。他目光促狭,眼神犀利地看着我,像是要bǔ捉什么似的。我心跳加速,外表却拼命保持平静,天知道这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在一个冷酷无情的杀人凶手面前。“李伯伯你好,我是来和阿姨聊天的,我妈妈说zuì近阿姨死了女儿心情不好,就叫我来陪陪她。”我故意提及李丽的死,好让这个讨厌的男人离开,果不其然,当听到有关继女的死时,李大海身上的恐怖气息明显弱了很多,他一下子变得有些心虚,眼神更是漂浮不定,应了一声“嗯”后,便仓皇地离开了。我捉紧时间跑进灶房,阿姨正在做饭,听到声响便抬起头来,红肿的双眼泄lù了她过多的悲伤。她问我有什么事,于是我将竹林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包括女鬼,包括李丽的死因,还有她要借我报仇的事。果然如女鬼所说,她一下子便答应要和我一起见李丽的鬼魂,意外之余,我还是急忙拉她来到了先前的竹林。

还是那tuán白影,现在却不再让我感到突兀,而是多了一种和老朋友见面的喜悦。“你们来了。”阿姨捉着我的双手渐渐有些发抖,原来她还是害怕的,是呀,毕竟陌生的女鬼和朝夕相对的丈夫鬼魂还是不一样的。但她还是勇敢地开了口:“小丽呢,我要见她。”女鬼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望着我们的后方。“她就在你们身后。”阿姨和我转身,看见一个全身湿透,脸sè死白的李丽。此时,她的眼里满是泪水。“妈,我要报仇。”阿姨哽咽却坚定地说:“你要报仇,就要害别人的女儿,这样和李大海有什么不同,难道你要把阿霞(我妈妈的名字)变成另外一个我吗?”李丽的鬼魂有半响的沉默,她悠悠开口:“可是我好恨,好不甘心。”“不甘心也不能害人......”,此时另一道女声响起。“李大海现在在jǐng察局,他的报应到了,就交给法律来为你讨回公道吧。”说着和李丽的眼睛交汇了好一会。我不知道那眼神意味着什么,只注意到李丽身上戾气渐渐消失,她带着歉意地望向我和阿姨,然后慢慢消失。

后来我问起妈妈有关李大海被捉的事,她告诉我李大海喝醉了酒,在朋友面前把坏事都说了出来,说得恰有其事,于是他的朋友觉得还是告诉jǐng察比较好。当天法医重新检查李丽的尸体,果然从中发现李大海的jīng液(原谅我没办法说得委婉......),于是李大海就被逮bǔ了。妈妈还说李大海在监狱里疯了,老是说见到李丽的鬼魂。说着边笑便摇头,像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只有我知道,李大海没有疯,也终于知道李丽的鬼魂去了哪里。只能说,一切都是因果报应吧。

还有那个一袭白衣的女鬼,如果你在竹林看到她,不要害怕,她并不坏呢。

作者寄语:关于这个女鬼的身世,在下一篇作品会公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