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水浒传中的宋江为何要一直提防着武松-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说起《水浒传》相比大家也非常熟悉了,咱们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是中国最早用白话文写成的章回小说之一,流传的极其广泛,也是汉语文学中最具备史诗特征的作品之一,对中国乃至东亚的叙事文学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读过这一著作的小伙伴们肯定会知道水浒中的两个重要角色,那就是宋江和武松了。在故事中,宋江一直很提防着武松,那么这是为什么呢?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吧。

看过《水浒传》的朋友,想必,都会被书中108将的义薄云天、兄弟情谊深深触动,然而,108个兄弟真的如表象那般情同手足吗?笔者觉得未必,其他人暂且不谈,单说宋江与武松二人,便能窥见端倪,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表面那般亲密,甚至,存在这缝隙。

武松早期是非常崇敬宋江的,当时,他还未登上梁山。

二人的初次相识还是在柴进家中,当时武松混的极其悲惨,落魄不已,再加上身有疟疾,每到天寒之时,都要依靠铲炭取暖。有一次武松在走廊内铲炭时,恰逢宋江从此经过,由于,未能注意脚下,碰到了铁锨头,导致上面的炭火挑到了武松脸上。

脾气火爆的武松当即抓住宋江,挥拳就要打来,幸好被赶到的柴进制止住。而后,经过柴进介绍,武松才知道面前这人就是自己仰慕已久的宋江,当即磕头赔罪。宋江识人确实毒辣,刚见武松第一面,便看出此人日后定然不凡,有个做大事的样子,内心便有了拉拢的念头。

宋江收买人心的方法自然是靠仁义,处处表现出对武松的关心。柴进自然看出了宋江的念头,遂对武松刮目相看,再也没有小看之心。武松辞别之时,宋江极为伤心,相送甚远,这种情谊终于触动武松,二人便结拜为兄弟。

看过《水浒传》的朋友,想必,都会被书中108将的义薄云天、兄弟情谊深深触动,然而,108个兄弟真的如表象那般情同手足吗?笔者觉得未必,其他人暂且不谈,单说宋江与武松二人,便能窥见端倪,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表面那般亲密,甚至,存在这缝隙。

武松早期是非常崇敬宋江的,当时,他还未登上梁山。

二人的初次相识还是在柴进家中,当时武松混的极其悲惨,落魄不已,再加上身有疟疾,每到天寒之时,都要依靠铲炭取暖。有一次武松在走廊内铲炭时,恰逢宋江从此经过,由于,未能注意脚下,碰到了铁锨头,导致上面的炭火挑到了武松脸上。

脾气火爆的武松当即抓住宋江,挥拳就要打来,幸好被赶到的柴进制止住。而后,经过柴进介绍,武松才知道面前这人就是自己仰慕已久的宋江,当即磕头赔罪。宋江识人确实毒辣,刚见武松第一面,便看出此人日后定然不凡,有个做大事的样子,内心便有了拉拢的念头。

宋江收买人心的方法自然是靠仁义,处处表现出对武松的关心。柴进自然看出了宋江的念头,遂对武松刮目相看,再也没有小看之心。武松辞别之时,宋江极为伤心,相送甚远,这种情谊终于触动武松,二人便结拜为兄弟。

然而,事情并没有宋江想的那般美好,有一次宋江召集山寨兄弟们痛饮,兴起之时,宋江借着酒劲透露了“朝廷招安”之类的事情,武松当即跳出来反对。宋江内心很意外,他预料会有人反对,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反对自己的人,竟然是武松。

武松的反对,令宋江脸色很难看,然而,这还没完,武松不仅反对,更是痛斥宋江,言语极其强硬,那一刻,根本没有顾及宋江颜面。武松盯着宋江,厉声道:“今天你要招安,明天又要招安,这不是令兄弟们心寒吗?”说罢,当即摔门而去。鲁智深也是坚定的招安反对者,从始至终,他一直站在武松一边。

从这个时候,宋江与武松之间出现矛盾,且这种矛盾是无法逆转的。由于,宋江执意接受招安,二人关系裂痕自然越来越大。

然而,事情并没有宋江想的那般美好,有一次宋江召集山寨兄弟们痛饮,兴起之时,宋江借着酒劲透露了“朝廷招安”之类的事情,武松当即跳出来反对。宋江内心很意外,他预料会有人反对,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反对自己的人,竟然是武松。

武松的反对,令宋江脸色很难看,然而,这还没完,武松不仅反对,更是痛斥宋江,言语极其强硬,那一刻,根本没有顾及宋江颜面。武松盯着宋江,厉声道:“今天你要招安,明天又要招安,这不是令兄弟们心寒吗?”说罢,当即摔门而去。鲁智深也是坚定的招安反对者,从始至终,他一直站在武松一边。

从这个时候,宋江与武松之间出现矛盾,且这种矛盾是无法逆转的。由于,宋江执意接受招安,二人关系裂痕自然越来越大。

这种想法的多是曾担任过军职的好汉,而对于平民身份的好汉们来说,朝廷就是腐败无能的存在,接受招安,无疑是羊入虎口,倒不如齐心推翻当朝,共创盛世。从今天来看,平民身份派系的好汉考虑更加周全,但可惜宋江并不是这么想。

当时的宋江只想洗刷自己的罪名,而接受朝廷招安,便是恢复名誉的最佳时机。这点表现出宋江的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声誉,却出卖了整个梁山。后来,武松在擒获方腊中遭受断臂之痛后,选择出家为僧,而拒绝进京受封时,宋江只说了四个字:任从你心。

之后他再也没有勉强过武松了,因为,此时已经残废的武松在宋江看来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武松墓原位于西泠桥畔,今武松墓是基于旧墓修于1924年,1964年被平毁,之后,在老照片的基础上于2004年重建,由墓圈、墓碑、石牌坊和墓道组成。牌坊上镌有“嵚奇瑰伟”四字篆书,两侧石柱上刻着一副楹联“失意且伍豪客,得时亦一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