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凶戾鬼婴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冬天,大街上寒风色色,吹起路边白色的塑料袋飘飘洋洋的飞起,转眼间就消失在无尽的夜空中,天气阴沉沉的,似乎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白色楼房,一扇散发着暖橘色灯光的窗内,小小可爱的婴儿正在抱着母亲大口的喝着母乳。

床边美丽温柔的女人搂着自己的孩子,满脸微笑的看着怀里白白嫩嫩的小孩,不时用手怜爱的抚摸一下孩子的额头,脸蛋。

这本该是很温馨的一幕,如果窗户上不曾存在那么一个东西的话。

从外面看,很容易就能看到窗户的边缘趴着那么一个小小的阴影。看起来似是一个大型的壁虎,紧紧的扒着窗台,一动不动的。

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出,那是一个婴儿,浑身的皮肤是浓重的紫黑色,周围还散发着淡淡的黑气,它的头异常的大,身体却非常瘦小,浑身似乎只有一张皮包裹着一具骷髅,看起来格外诡异。

此刻,它黑紫的小脸正紧紧的贴附在玻璃上,一双恶毒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女人怀里含着奶/头的小婴儿。

小婴儿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一头恶婴的灵魂已经给他宣判了死刑,他依旧专心的喝着母乳,直到喝饱才满意的打了个哈欠进入了睡眠。

女人微笑着看着怀里酣睡的孩子,轻轻的起身弯腰把他放进摇篮里,然后转身出去,并小心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恶婴见女人离开,嘴角勾起一丝阴笑,伸出黑而尖利的爪子扒开了那扇并没有关紧的窗户飘了进去。

它在温暖的卧室内,如同巡查自己领地的帝王一般巡查了一遍,才把目光凝固在了婴儿的身上。

恶婴漂浮在婴儿的上方,看着婴儿白嫩的皮肤,眼里满是嫉妒。

当初他也是那么漂亮白嫩的一个小婴儿,就是因为母亲不乐意要他,刚刚生下他,就把他扔进了下水道。

还没来得及见到世界一眼的他,就这么变成了一个恶婴。

他永远忘不了下水道腥臭的味道,还有冰冷彻骨的感觉。

他恨天底下比他幸福的所有人,所以他要摧毁所有人的幸福。让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不幸。

婴儿还在熟睡,嘟起的小嘴里冒出一个小小的泡泡,看起来格外可爱。

恶婴贪婪的望着那白嫩的皮肤,嘴里的黑色诞液顺着嘴角滴落在婴儿无暇的脸上。

婴儿似乎有点不舒服的睁开了眼睛,乌溜溜的大眼睛睁开,好奇的望着上方的恶婴。

恶婴看到婴儿望向他,露出了阴险的微笑。

“咿呀……”婴儿不懂恶婴笑容里的危险,发出含糊的声音,跟着恶婴一样露出了同样的笑,但他的笑跟恶婴比又有差别,恶婴的笑从眼里流露出恶毒,婴儿的笑看起来却纯真无比。

“你不该笑的!”恶婴恶狠狠的瞪着婴儿说。

“呜哇……”婴儿不懂恶婴的意思,依旧笑着看着恶婴,伸出两只小小的手要恶婴抱抱。

“你去见我那个死妈,让她去抱你吧!”突然,恶婴朝着毫无防备的婴儿冲了过去,张开长有利齿的嘴巴狠狠的咬上了婴儿稚嫩的喉管。

婴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窒息整张脸变得红彤彤的,然后又渐渐变成了紫色。

小小的婴儿在摇篮里不断的挣扎着,嘴巴大张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很快,婴儿停止了挣扎,嘴巴依旧大张着,大大的眼睛却已经失去了神采。

“咔嚓咔嚓”恶婴抱着婴儿的头颅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他的嘴巴虽然小,速度却很快,不一会,原先白白嫩嫩的婴儿就只剩下摇篮上的一小滩鲜血。

恶婴躺在摇篮里,舔着嘴角的鲜血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夜深了,女人忙完手里头的工作往卧室里走去。

摇篮里,婴儿正睡得香甜。

“咿呀……”似乎是感应到女人的目光,婴儿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冲着女人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宝宝饿了吗?”女人温柔的声音似三月春雨,她弯腰抱起了坐在床沿上,抱起婴儿掀起了自己的外衣。

还没等她把乳/房递到婴儿的嘴边,婴儿已经自发的趴在了女人的身上一口含住了奶/头。

女人被婴儿的动作吓到了,却也没有多想,只是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婴儿的背部。

婴儿贪婪的吸食着母乳,嘴上不自觉的用了力道。

女人只觉得胸部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她猛低头一看,才发现怀里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孩子,而是一个浑身发黑的恶婴。

“啊!”她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把恶婴扔掉,恶婴被扔到门板上,又“彭”的掉在了地上,只见女人的胸部原本的乳/头部分赫然只剩下了一个血窟窿,血液顺着窟窿流了下来,散发着恶婴身上特有的恶臭。

“咿呀……”恶婴不知道自己已经显出了原型,依旧假装无知的样子,迈着不稳的脚步往女人的方向走去。

“你是什么东西?快滚开!”女人恐怖的尖叫着,随手拿到什么东西都往恶婴的身上砸去。

“咯咯咯……”恶婴发出尖利的笑声,如同附骨之蛆一般扑到了女人的身上。

“滚开滚开!”女人不断的大声的尖叫着,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身上的恶婴,试图把恶婴从身上扒下来。

“咯咯咯咯”恶婴继续发出恐怖的笑声,对准女人的胸部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女人的胸部就这样被恶婴整个咬了一下。

“好吃,真好吃!”恶婴津津有味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眼睛瞟向女人另一只完好的乳/房……

“啊!”女人大叫一声醒了过来,怀里的婴儿因为女人的叫声狠狠的吓了一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原来是梦啊。”女人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笑着说。

意识到怀里的婴儿还在不停的哭着,她连忙把婴儿往怀里紧了紧,婴儿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含着乳/头,心满意足的进入了睡眠。

窗外,大风呼啸着吹来吹去,女人微笑着看着酣睡的孩子,轻轻的把他放进摇篮里,然后转身出去了。

“嘎嘎……”窗户被缓缓的推开,一只乌黑的手爪突然出现,搭在了窗户的边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