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安徽一男子欲变性成女人获妻子支持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4月16日,天空阴沉,在安庆龙狮乡一个破旧的村落,记者见到了小芳。

这是个漂亮而年轻的女人,但命运却接连和她开起了玩笑:幼年时父母双亡她成了孤儿,少女时常常被哥哥打得体无完肤,结婚后她和丈夫先后下岗失业,当女儿即将长大成人时,丈夫却感到生不如死,他要变回女儿身去……

这是个让人心酸的故事。

来到小芳的家,记者心情沉重,这里像是个贫民窟,小芳的家楼上楼下加在一起只有40多平方米,楼下是厨房、卫生间和女儿的房间,楼上是小芳和丈夫的,地方很小,家具很少,墙壁上屋顶上的裂缝清晰可见天光。

小芳很歉意自己家里很穷,但她现在最怕的是丈夫想不开。在潮湿、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她含泪讲起了丈夫的故事,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体谅丈夫的苦难。

“我到今天都想不起父母长的什么样子,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都去世了,我跟着大哥生活,那是没有一点值得回忆的,那里只有打和骂。虽然我是安庆郊区人,但我也没有多少读书的机会,小学只读了二年,哥嫂就不让我读了,叫我回家干活。

“我不论怎么辛苦,得到的多是指责和狠打,我经人介绍认识现在的老公时,哥嫂十分反对,他们嫌他是个外来的打工者,没有钱,没有前途,年纪也超大,誓死也不同意我们的交往。

“清楚地记得那次,我哥哥跑到我工作的单位,手打累了还不解气,后来就把皮鞋脱了,用鞋底往我身上砸……

“但我很喜欢他,他总是对人那么的好那么的真,有时我上晚班他就去接去送,下雨刮风如一。

“1996年夏天,哥嫂见我还在和他来往,一怒之下把我的衣服扔在屋外,叫我滚,我毅然地敲开了他的门,二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当时我们没有钱,就没有举办婚礼,打了一张结婚证,老公背着我借了500块钱给我买了戒指,在领证的那天,丈夫对我说:‘我欠你的太多,我会用一生来照顾你。’

“虽然从相识到结婚加在一起只有三个月,但我认定了他就是我一生的爱人。结婚十多年了,他时时处处照顾着我和女儿,全力支撑着这个家,他一次也没有对我吵过,更没有对我动手过,他总是在默默地用心疼爱着所有的家人。”

吞药自杀,压力大造成心理障碍

说起老公想要变成女儿身的可能原因,小芳说那是他成长和打工时经历太多苦难,压力太大可能让他出了问题。

“丈夫老家在六安,他在家是老大,但他们家的小孩太多,加上父母整天忙着挣工分,也没有精力来亲亲他。他童年整天与奶奶在一起生活。

“平时吃喝在那里,睡也在那里,奶奶成了他唯一的依靠,他的心事只能对奶奶说,除了奶奶,他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亲人。

“丈夫曾对我说,他从小就羡慕女孩子的生活,认为女孩惹人疼,整天无忧无虑的,这导致丈夫心理有了障碍,他甚至在20岁的时候,还要在老祖母的陪伴下,才能安然入眠。

“丈夫老家经济很困难,在16岁那年,他一个来到安庆城开始了打工生活。那时他年纪太小,只能给人当临时工,时常还被用工单位虐待,工资常莫名其妙地被扣,一年忙到头,能拿到手里的钱少得可怜。但丈夫是个孝子,尽管挣得钱很少,但他每个月都要替患哮喘病的父亲买药。

“丈夫是个很敏感的人,他在城里打工很害怕别人歧视,在他最难以改变命运的时候,他渐渐地对我说起了他的想法:当个女孩子真好,处处可以受到照顾,还有那么多的漂亮衣服,他说他想变成一个女孩子。

“以前总觉得他是开玩笑,可去年他这个念头变得强烈了。在我多次追问下,他终于说了实情:他现在特别讨厌男人,他想变成女人!

“我当时觉得是他精神压力大造成胡思乱想的,因为那时我下岗了,一个家只靠他每个月1000块钱的收入肯定是担不起的,于是我很快找了一份饭店服务员工作,以减轻他的顾虑。之后,我努力地陪他一起锻练,跑长跑,天天把自己时间填得满满的,让我们的精力全消耗掉,没有气力去想那些恐怖的变身想法。

“丈夫很快成了飞毛腿,而且力气也大起来,成了一个‘猛男’,他有时一天能吃掉几十个鸡蛋以补充能量。可短暂的转移行动后,他还是没有释放自己,他变成女儿身的想法变得不可阻挡。丈夫开始憎恨自己的身体,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开始行为反常,一到家就关门不出,躲在房间描眉穿胸罩,还买了一大堆美白营养乳等东西,有一次在家里没人的时候,他吞下了一整瓶安眠药,昏睡后大难不死再次醒来。

“我从来不要求他买房子、多挣钱,我知道我的老公已尽力了,一个人在城市飘泊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能健康地活着就够了,可没有想到,老公还是放不下内疚,他时刻担心家有意外,只要有一个人一生病,家里那点积蓄就一下子没了。

“丈夫这么多年很节省,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进高档消费场所,连远门也不出,20年来,除了安庆他再没有到过别的城市,说来让人不敢相信,为了省钱,老公甚至常年可以不吃荤,他为了安慰我,就说他从4岁开始就不吃鱼肉等荤,并且一闻就受不了……

“结婚了、生子了、打工十多年了,房子还是买不起,父亲的病还是没钱治,现在物价涨得快,一个月再省也只能存下300元,生活水平的滑坡,让老公越来越孤僻,他不想与别人交流,不想去人多的地方,除了上班,就呆在家里,我怎么开导也没有效果,换来的是更加沉默。”

“做不了夫妻,我们就做姐妹吧”

“我现在和老公都很痛苦,怎么安慰他都听不进去,晚上睡觉,他都不准我碰他。老公时常哭着问我:‘我是不是中邪了?我只有穿着你的内衣才能安睡,我怎么了,谁能救我?’

“丈夫现在一心要变成女儿身了,他说他宁愿死在手术台上也要去恢复做女人的梦想,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显现‘真我’,不怕世俗嘲笑,不再藏身缩尾。

“老公平时是个胆小的人,天一黑就不敢出门的,现在他最怕被邻居朋友发觉他的秘密,‘我现在是生活在地狱里,我要穿着男人的外套,伪装成男人。我本来就是女人啊,我从小就想做女人啊。’

“我理解他的痛苦,之前看到他穿女人内衣,我总是拼命地把衣服扒下来,但他总是呜呜地哭得很伤心,我也哭了。当老公如此强烈渴望变身,我只有支持他的解放行动,他可以在家披上假发,穿上女性内衣。

“老公时常命令我与他离婚,可我舍不得,也放不下他,即使不能做夫妻,我也渴望与他同床共枕,我对老公说,如果做不了夫妻,我也愿意和你在一起生活,一直到老。做不了夫妻我们就做姐妹吧,只要让我一生陪着你就行。”

“我愿当牛做马,完成老公的愿望”

“老公如果痛苦,我恨不得让他身上的痛苦移到我的身上来。”

昨天,小芳给记者看了他老公给一位网友的求助信:姐姐你好,我今年38岁了,我从16岁开始,就想做女孩子,现在我的欲望更强烈了,我恨我自己怎么会是男人呢,我偷穿过女人的衣服和用品,还学着女人蹲着小便,日子一天一天地煎熬,我痛不欲生,我自杀过,我的妈妈和我的爱人知道我的痛苦,他们支持鼓励我,我才活到今日,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我现在不敢做变性手术,可每天的分分秒秒对我来说比死还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