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脚印追踪之小师妹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张宇的寝室被偷窥了!

“就在刚才,他们几个都上课去了,就剩下我自己在寝室里。我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于是就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一个脑袋从窗户前缩了回去。我连忙冲到窗子前,可是那人已经从树丛钻了出去,所以我没看到他的样子。”张宇这样说道。

“一个大老爷们,被看几眼就看几眼呗,又不是娇滴滴的大姑娘。”我一脸阴沉抱怨道,对他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来找我表示不满,因为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可是,飞哥,人家真的感到很不安嘛!”他故意学出一副扭捏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伸手点了一下张宇的脑袋,说道:“我就帮你一次吧,不过你这个学期可不能再缺课了!马上就毕业的人了,要是因为缺课被留级,那多吃亏。”

“YSE,SIR!”

见他这么承诺了,我也没别的话可说,跟着他来到了寝室窗下。

这男寝一号楼外面是一片小树林,两米多高的丁香树把这一片窗户围得严严实实,所以男生们习惯性地不拉窗帘,但发生被人偷窥的事情倒还是第一次。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距离张宇被偷窥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已经无法从现场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但我不同,因为我掌握了一门脚印追踪的技术。

虽然是一楼,但是他们寝室窗子的高度也有将近两米高,所以偷窥者一定是踩在什么东西上才能看到窗子里面——不过我在现场没有找到足以踩上去的重物的痕迹,反倒是在窗子下方的墙体上找到了两个脚印。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脚印上有一块是红色的,也就是说偷窥者在来到这里之前曾经踩到过红土一类的东西,而且这有红土的地方距离这里不会很远,否则早就磨掉了。

这个脚印的顶端是尖的,说明这是一双尺码是39号或者40号的女式运动鞋,鞋主的身高很可能在一米七至一米七五之间——这是个高挑美女啊。除此之外,她的体重不会超过120斤,运动神经还算不错,而且上肢力量也还算可以——这些条件只要少了一个,她就很难在助跑之后抓住窗子外沿并把头探出去偷窥。

而且,左边的鞋印的后根部,还留下了一块奇怪的圆形痕迹,像是防滑纹被挖掉了一块一样。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所以就用手机把它拍了下来。

我向丁香树丛的方向找去,果然找到了几行脚印:那行只有九步但是痕迹很清晰的是她助跑起跳留下的痕迹;而那行浅到几乎看不到的是她来时的痕迹;而那行普通人也能勉强辨认但却不太清晰的,则是她离开时留下的;但令我费解的是,除了这几行能够轻易猜出来来由的脚印之外,还有一行脚印是向来时的方向返回的,而且这行脚印的步伐很小,像是相当犹豫的样子——可是脚印显示她只走到了一半就又折回来了,然后才开始助跑。

作为一个偷窥男寝的女生来讲,她的这种行为有点不太正常。

我顺着她逃跑时留下的脚印一路追去,每确定一个脚印的位置就把它圈起来,我很快就从树丛里钻了出来,来到了寝室前的人行道上。

可是刚刚迈到人行道上,一把巨大的竹扫把就从我面前横扫而过!

“唰!唰!唰!”

这下可好,什么痕迹都没了。虽然只要再找到一个脚印,我就能弄清楚她逃跑的方向了,但是现在全完了。

我对扫地大爷怒目而视,可是他老人家却一脸迷茫地看着我,让我泄了气。

储藏室

“怎么办?”张宇盯着我问道。

“找不到她逃跑的方向,那就去她来时的方向吧。”我面部肌肉僵硬地笑了笑,转身回到了张宇寝室窗下。

我一点一点倒着追踪这个高挑美女留下的脚印,发现她是贴着墙边过来的,而她所路过的墙边正对着的,则是2号女寝楼。

“偷窥你的美女身高至少一米七,而且是住在2号女寝——至于她是谁,你就慢慢找吧。”我这么说着,转身就要走——开玩笑,如果真是我们学校女生做的,那可就难找了。别的不说,就2号女寝体育系那帮女汉子,至少有三十多个一米七以上的。

“我家小雅就是一米七,而且她们2号女寝楼那里就有红土!”张宇突然说道

我吃惊地望着他,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聪明了,我都没告诉他红土是一项相当重要的证据,他竟然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只不过他口中的“我家小雅”可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他暗恋的女老乡——这小子甚至连对她表白都不敢。

“我看过你追踪别人嘛。上个月修理围墙的时候,在这楼靠南边的储藏室外边堆了很多红砖,结果那里的土都被红砖的粉末染成红色的了!”

2号楼南边有一个侧门,如果真能找到证据说偷窥者是从侧门出来的,那么说不定真能把她揪出来!

张宇说的没错,我果然在那曾经堆过红砖的地方找到了一行脚印。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竟然顺着那行脚印从储藏室门口一直走出了侧门,然后又兜了一个圈子,来到了一家叫“孙氏麻辣烫”的小麻辣烫店的后门——也就是说,偷窥者是从这麻辣烫店的后门走出来的!

一般人是不可能从后门出来的,所以那姑娘应该跟这家店的店主很熟,或者另有隐情——那店主跟我还算熟,是个三十来岁的帅哥,是一个人从外地跑到这里来开店的,那脚印肯定不是他留下的。

我不抱什么希望地拉了一下门,却没想到那门竟然没有锁,一下子被我拉开了!

这是一个储藏室,里面堆着一大堆工具和麻辣烫店经常用到的粉条、黄面之类的食材。

更令我惊讶的是,这个储藏室里到处都是最近有人在里面活动的痕迹,我甚至还在一个旮旯里找到了一袋虾条的包装袋!

“至少在一天之前,这里有人待过。”我在一柄铁锹的把儿上抹了一下,发现一点灰尘都没有,大致上判断出了时间,“而且那人离开之后,这里被打扫了一边,但不是很仔细。”

“也就是说,这里曾经关了一个人,所以这是一起绑架案?”张宇张大了嘴巴。

“绑你个头!”我驳斥道,“你见过哪个被绑架的女生出来之后第一件是去偷窥男寝的?”

让我这么一说,张宇顿时灰溜溜的,不吭声了。

虽然我这么说,但我仍然觉得这件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