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货车诡异事件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杨庆买了辆二手小货车,才花了5万多,车况很好,而且也没跑多少公里。杨庆干的是超市配货,以前总是给别人打工,开着公司的车子。现在有了自己的车,而且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和人脉,于是决定自己单干。

杨庆每天把车子停在楼下,他住的这栋楼没有车库。杨庆很爱护这辆车,每天回来都要好好的洗一洗,他还给车重新上了遍漆,看上去就跟新的一样。他每天天不亮就开着车子出发,从配货中心拿到货后,辗转于C城的大小超市。而每天晚上到家的时候天都擦黑了,回来后,他还要先从楼下水房提水,细细的把车子擦洗一遍,然后才能回家休息。

zuì近出了点怪事,杨庆的车子每天晚上都擦洗的干干净净的,可这几天早上杨庆下楼的时候发现车子上蒙了一层尘土,就好像昨晚回来的时候没擦洗过一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附近有渣土车经过?可边上别的车子上怎么没有尘土?该不会有谁的恶作剧吧,杨庆想到。

当杨庆打开车厢后门的时候,不jìn呆了下,车厢里本来整整齐齐码在门口的货物被塞到了车厢的zuì里面,而原来放货物的地方,多了一些别的货物。杨庆很清楚,这些货物并不是他的。杨庆是个很细心的人,他配送的货物上都有自己做的记号,而门口这些货物上什么也没有。这些货哪来的?

杨庆心想,这事处处透着蹊跷,倒不如自己先报jǐng,让jǐng察来处理。于是他摸出电话报了jǐng。jǐng察到达现场后,先是简单的询问了几句,然后让他把车开到派出所,将车上多出来的货物卸到派出所的院子,接着做了个笔录后就让他离开了。

这一整天,杨庆都在琢磨这件事,见过丢东西的,可没听说过谁东西多了的。当他路过一家新开的超市时,超市的经理拦下了他,递上一根烟道:“老胡,鱼丸送来了吗?我这都快断货了。”杨庆一愣,道:“鱼丸?什么鱼丸?我这是第一次来这吧,再说,我也不姓胡,我姓杨。”

超市经理也是愣了下,随即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本子翻了翻,指着其中一页道:“不会错,你看,你是昨天晚上10点半到这的,当时,我从你车上拿了面包,啤酒,还有鸡蛋,对吧,然后又预定的鱼丸,你说今天送到。”他又仔细看了看杨庆的车,道:“没错,昨天你开的就是这辆车。”

杨庆顺着经理指着的地方一看,上面详细的记着:面包一箱,啤酒五箱,鸡蛋两箱,定鱼丸两大袋。上面还有签字:胡力,日期正是昨天晚上,甚至还记着自己的车pái号。

奇怪了,自己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出过车,再说,这家超市是新开的,自己今天是第一次来这,而且那签名也不是自己的,可偏偏是自己的车pái号,真是怪事。杨庆本来还想跟老板商量以后往这里送货,老板却说自己昨天晚上已经来过了,还欠了他的货,真是见鬼了!

杨庆想起了早上车上莫名其妙多的那些货物,不jìn陷入了沉思,难道,自己的车昨晚被人用过了?钥匙在自己这里,车,是怎么被开走的?如果是偷,那为什么还要送回来?连串的问题下来,杨庆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看来,今天晚上要好好的调查一番了。

如往常一样,杨庆将车子好好刷洗一番,把车门锁死,又仔细检查了下,然后上了楼。

天很快黑了下来,杨庆站在阳台上,将窗户打开一点,正好能看到自己的车的位置。

街上行人越来越少了,杨庆打起了jīng神,眼睛一眨不眨的观察着车四周的情况。夜越来越深了,劳累了一天的杨庆眼皮也越来越沉重,他太困了,终于,他靠在窗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叮铃~。。”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将杨庆从睡梦中惊醒,他mímí糊糊的接起了电话,“喂,你好,杨庆配货。”

“杨庆,这里是C市派出所,麻烦你来一下。”电话那头的语气有些怪异。

“嗯?派出所?好的,我马上到。”挂掉电话的杨庆摇了摇头,看了看窗外,天还没大亮。有几个早起晨练的人在楼下跑步,车位上也没几辆车了。

杨庆伸了个懒腰,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他再次往楼下一看,登时明白了蹊跷所在,车呢?我的车呢!?

杨庆火急火燎的来到楼下,自己的停车位上空空如也。这时,一个晨练的邻居跑了过来,看见杨庆便打了个招呼,道:“杨庆,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杨庆一把将他拉住,急切的问道:“老王,看见我的车了吗?我昨晚就停在这的。”他指了指自己的车位。

老王停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道:“呦,这我可没注意,我想想,好像我刚下来的时候车就不在这了。怎么,车不是丢了吧?那赶紧报jǐng呀。”

杨庆点了点头,道:“恩,谢谢了,老王,那我先走了。”说着,他疾步跑出了小区,在门口打了辆出租,来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里的值班室中,两个民jǐng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监控,一脸惊恐之sè。杨庆站在旁边,也看的很清楚。

监控上显示,凌晨两点多,自己的车停在派出所的墙外,从车上下来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微胖,戴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了脸。这个人来到派出所的门口的伸缩门前没有停下,竟然直接穿了过去,就像是影子一样,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然后一趟一趟的把院子里的货物搬上车,离开了此地。这期间,院子里的那条jǐng犬竟然夹着尾巴缩在一旁,不仅一声不叫,还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

值班室中弥漫着一股yīn冷诡异的气息,两个jǐng察本是无神论者,却眼睁睁的看到了如此诡异的情景,那人就像一条影子一样穿过伸缩门,而且,在他搬货物的时候,监视探头拍到了他的侧脸,那根本不像是个正常人的脸,黑黑的眉眼,红红的嘴唇,单调的鼻子,看上去,像是画在纸上的平面图,毫无棱角,或者说,那家伙,看上去更像个纸人。

杨庆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的车,竟然是被纸人偷走了!他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道:“jǐng察同志,这。。。”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件事的诡异。

忽然,杨庆的电话响了起来,把值班室中三人吓了一跳,杨庆看了看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老王,是我,啊?你说什么?真的?好,我马上回去。”他挂掉电话,面sè古怪的看着两个jǐng察,道:“我的车,回去了,就在我家楼下。”

“嘶。。。”两个jǐng察同时吸了一口凉气,这事真是太邪乎了!

jǐng车呼啸着来到了杨庆楼下,停车位上,那辆货车好端端的停在停车位上,同昨天一样,车上布满了尘土。杨庆打开后车厢,自己的货物也同昨天一样,被推倒了车厢的zuì里面,可这次,车厢的外面已经没有别的货物了,只有一滩水,像是什么冷冻的货物化冻后留下的。两个jǐng察打开了前车门,车内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车子肯定刚回来不久,因为发动机的引擎盖还是热的。

两个jǐng察商量了下,决定今天其中一个jǐng察穿便装同杨庆一起去配货,另一个回去通过各个路口的监控查一下这辆车昨晚都去了什么地方。

杨庆开车来到了配货中心,开始清点今天要的货物。这时,一个工人推着推车走了过来,道:“嗨,老胡,昨天干了一晚上,怎么今天还不休息?这样可不行啊,身体受得了吗?”杨庆抬起头,那工人脸上一阵错愕,道:“不好意思,认错了。”说罢他转头看了看车,道:“诶,不对呀,这就是老胡的车。”他又看了看杨庆,道:“你跟老胡是什么关系?怎么开他的车来了?”

杨庆还没答话,边上另一个工人过来打断了他:“瞎说什么,老胡早死了,都死五六天了。”

“胡说,前天晚上他还来配货的,我帮他装的车,昨天也来了,就是来的晚了点。”先前那工人道。

“别瞎说了,老胡两天前在自己门口发了病,等家里人发现的时候,都硬了,我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这车也是我给他找的门路卖的。”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杨庆。

“我去!你,你别吓我,我昨天真的看见他了!他就要了一箱鱼丸,真的!”那工人的声音都发颤了。

杨庆与jǐng察对视一眼,jǐng察上前,掏出证件,道:“我是jǐng察,想调看下你们这里的监控录像。”

监控室内,杨庆与jǐng察目不转睛的看着监控视频,画面中显示,凌晨三点多,杨庆的车开到了配货中心,从车上下来了个一身黑衣的人,灯光下,那张脸看的清清楚楚,浓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微胖,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反戴着鸭舌帽。

jǐng察的脸上忽然变得煞白,他颤抖着指着画面中的人,道:“这个人,我认识,那天是我出的jǐng,他,确实死了五六天了。”

“咕噜”,杨庆咽下一口唾沫,看了看身后面无人sè的两个工人,又看了看jǐng察,道:“你,不会看错?”

“应该,没错吧。。。”jǐng察只觉得这事太过诡异,已经死去好几天的人,竟然会开着自己以前的车来配货,这太吓人了吧!

众人只觉得后背嗖嗖的冷气直窜,他娘的,什么情况?!

这时,jǐng察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接了起来:“喂,嗯,嗯,我知道了。”挂掉电话,jǐng察本来就煞白的脸sè更加难看了,他转回头看了看监视画面中的老胡,道:“没错了,就是他,胡力,刚才我的同事确定了,在今天早上4点多的时候,车子经过的一个十字路口的监控拍下了他的样子,经过比对,就是他,已经死了五六天的他,胡力。”

“我要辞职,不干了,这谁还敢在这干?!”一个工人受不了这压抑诡异的气氛,大喊了一声,跑了出去。

杨庆喉结一阵上下浮动,许久,才蹦出一句:“我也不敢继续干了,这车,还是退回去吧。”

当晚,杨庆把车开到了老胡家门口,本来想进屋去看看,顺便跟人家说说退车的事情。可他一下车,却发现门口坐着个微胖的黑衣男人,络腮胡,反戴鸭舌帽,浓眉大眼,笑眯眯的看着他,在那明晃晃的路灯的照shè下,却并没有发现他的影子。

杨庆吓得腿都哆嗦了,也不敢进屋,转身撒腿离开了此地。

第二天一早,杨庆忽然收到了个短信,:您的XX银行卡已经完成50000元的转账,请注意查收。

杨庆觉得有些奇怪,他赶忙打开电脑上网查了自己的账户,果然多了五万,下面显示,汇款人—胡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