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 正文

寄生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平时寄生虫的,我们认识的多了,但是,你有听过寄生鬼吗?

呵呵呵,可定没有吧!今天这篇文章我就告诉你什么事寄生鬼。

呼呼呼呼~房间里传来大声的呼噜声,就知道里面是老爸睡得正香。

啪啪~

我敲着门大喊:“爸,起床吃饭了,还睡?”心里有点恼怒。

“留点菜给我,等会吃。别吵我。”里面传来不耐烦的慵懒声。

算了。

只好自己一人回到小桌子上吃起来,看着这间小房子,四周围放满了古旧的东西,八卦、符、铁器等。

每一样是我喜欢的。

我爸是巫术的传人,他说他那年代,不会点皮毛很难混吃。

但是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穷,跟着爸久了,什么鬼怪都见过,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正因为,知道,所以一直都这么穷,这就是所谓的天机。所以日子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帮我爸做过坏事,也做过好事,因为只要能赚钱都做。

没吃多久,爸就开门出来了。一屁股的坐下来吃饭。

“人老人,敖隔夜弄那些鬼物都累得要死啊!”无奈的趴着饭叨念着。

“饿了吧!”我没好气的说。

不一会儿,自己突然有个想法。

“爸,不如我们不要干这行了,我去城里找份工作,我可以养活你。”

我试探性的问。

“你说的容易,自从我做了这行,就没有回头路了。”

“可是我不一样啊!”我暗有点示着。

“我知道,你也跟常人不一样,也不会像常人那样生活着。我们什么鬼怪都见过,我们可以说是阴司的人,半个阴司人。”

“那又怎样?我长大了,需要谈爱,需要穿漂亮的衣服。”

这时爸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我们家的女儿不用穿漂亮的衣服,都一样漂亮。”

“你少吹牛了。我这幅德行只有鬼才会喜欢我呢!”

“哎呀,你这嘴巴怎么乱说话呢”爸有点不高兴了。

“你看你爸我这样子,你妈以前年轻漂亮还不一样嫁给我。”衣服高傲的样子。

是吗?恐怕妈是被你拐骗来的吧?

心里偷偷的想。

“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应该到处城里去看有没有生意做,鬼到处都会有,不一定只有这村镇。”

不久,我们就来到了A城,还租下了一间店铺,打着看风水的招牌,私底下可以抓鬼。

“你呢?以后就不用跟我出去做事了,就好好的留在家里看店就好了。”这天,爸突然这样跟我说。

“不行,爸你一定人怎么行。”他年纪大了,如果遇上了猛的鬼,恐怕会应付不来,自小跟在他的身边,多少皮毛都学到了,还能帮帮他。

“反正就这定了,慢慢的你可以减少你身上的寄生怨气了。”

“寄生怨气?”我不懂的问。

“你爸我也有能力给人算命,为什么不能给自己算吗?为什么一辈子都这么穷,就是只有一口饭吃,不会饿死。原因不止是天机的反弹诅咒,也是长久以来的寄生怨气”

“寄生怨气就是鬼的魂魄残留下来的,它们会寄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也正是因为这寄生鬼混才可以收服鬼怪,得以平衡自己”

“原来是这样。”

“寄生鬼,有很多种,我们这样的道术人是最平常的一种。另一种是鬼的冤魂寄生在人的生上,得以重生。”

“那岂不是鬼上身”我问道。

“不是,这是比鬼上身还可怕的。”爸很严肃的说道。

最后的一些日子,我在一家小公司里做清洁工,拿到一份很理想的工资真没跟着爸出去了。

这天,正当我在男厕中清洁时,却在洗手盆中看到一种很奇怪的液体,呈现的是一种很浓稠的黑色液体。

却没丝毫的怪味,我只好用水冲洗掉。

咳咳~突然,一阵阵咳嗽声响这边传来,我立马进去厕所里把关起来。

随后只听见男子无限痛苦的咳嗽声,我只好出去看看,以免出人命。

“不好意思啊,我是做清洁的,你没事吧?”我站在他身后关心的问。

他吃力的抬起后,透过镜子里双眼通红的看着我,像是没睡醒一样。

不过,痛苦的表情还是掩不住他俊朗的外表。

“没事。”他淡淡的说。

嗯?他怎么呕出这种黑色物体呢?就算中毒了,也不会呕出这种黑色且看着诡异的液体的。

看着镜中的他,感觉他有点不一样。“你最近一直这样吗?”只好问他。

“不关你事。”他无视的说道。

就在这时镜中却浮现一团黑雾,迅速形成一个腐烂的发黑的形体,“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威胁说道。

我防备立马后退,又看了下正在难受的男人。

“你知道现在很危险吗?你到底在哪里碰到这鬼东西?”我紧张的问他。

他洗了把脸,转过头,额头的碎发滴着水滴。

“你在说什么?”他不懂的问。

难道他不知道,有个鬼附身在他身上?

“你被鬼上身了”我直接说开了。

哈哈哈~“你电影看多了吧?”他不相信的讽刺道。

我无话可说,他居然不相信。

他狠狠看了我几眼,就离开了,可是我知道那几眼并是他看的,而是那鬼在警告的眼神。

“爸,我看到了一些东西。”我没心思的嚼着饭说。

爸在吃的津津有味的问:“看到啥?”

“我上班的地方有个男的被鬼附身了,他全然不知,一直在呕吐这黑色的物体。”

“然后呢?”爸继续边吃边问。

“他张的很好看,这样死了会不会太浪费。”我突然玩趣的说。

“长得好看关你什么事,他有给你钱让我们帮他驱鬼吗?”他继续问道。

“那倒没有。”我心虚的说,其实我就想让爸出面收了那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