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轶事

霍桑智消新婚灾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一天晚上,霍桑接到一只报案电话,电话里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语气很激动,以致于连话都说不清楚。正当霍桑想让那女子平静一下讲清案情时,电话却不响了,霍桑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便向电话局查询电话的来源,主动找shàng mén去。

打电话的年轻女子叫赵明珠,聪明美丽。昨天是她和法学博士钱浩身举行婚礼的日子,当她从汽车里出来,将进入礼堂时,迎面走来了一个满面横肉的中年汉子,向赵明珠塞来一张纸条,上写:“恭喜你了!但在你结婚之前,我打算同你小谈一次,请今晚10 时在大舞台一见,切勿失约自误!”

赵明珠一见纸条,顿时昏厥过去。在一旁的弟弟赵明晖立即扶她返回汽车,新郎钱洁身很明事理,也登车陪送赵明珠回家,婚礼只得延期举行。

回到家中,恢复了知觉的赵明珠回忆起来:那个塞字条的汉子名叫王金宝,是她家的仇人。赵明珠姐弟父亲早亡,10年后母亲又不幸去世,姐弟相依为命。她靠勤奋得以完成学业,自立于社会,又结识了有为青年钱洁身,结为伴侣,谁知王金宝这个仇家会在婚礼前突然出现,约她谈话,谅来是欺诈勒索之事。这事又不便对钱洁身和弟弟明言,她只得自食苦果,拒不去约会。夜深人静之际,她面对母亲的遗像除了暗暗饮泣,想不出什么办法。后来她想到名闻上海的私家侦探霍桑,就打电话到他寓所求助。正将事情详细告诉霍桑时,突然从窗外飞来一块砖头,裹着一张纸条,上面又是王金宝的威胁:“立刻到浙江路利远旅馆31 室一晤,如有失约,休怪无情!”

她别无选择,不想麻烦霍桑了,只想自己了断与王金宝的怨仇。所以就搁下了电话,拿了一把利刀,悄悄出门,径往利远旅馆。她避过门房来到31室,房门虚掩着,当她走进房间时,只见王金宝伏在床上,背上插着一把刀,已气绝身亡,这使她不知所措,进退两难。

再说,钱洁身白天送赵明珠回家后,总是放心不下,于晚间再来探望,只见屋里灯光全无,姐弟俩都不在家。当他扭亮电灯时,发现那张砖头裹着的字条,就按条上线索来到利远旅馆31 室。当他发现王金宝已被杀身亡时。也感到一阵恐怖。

就在这时,茶房依王金宝事先的约定送茶水来了,见到了这个场面,立即报案。jǐng署汪探长闻讯赶来,要将钱洁身bǔ去审讯。

这时,躲在帐后的赵明珠走了出来,分辩说:“钱先生是无辜的,我先入室内,王金宝已经死亡。”

汪探长严厉指问:“你为何进入室内?”

“我是来杀王金宝的,”赵明珠坦然地说,接着她讲述了与王金宝的冤仇。原来,王金宝是个人贩子,在赵明珠母亲守寡时,他花言巧语将她从苏州骗来上海,卖给流氓头目张三虎。母亲后来难产而死。王金宝还因此向赵明珠进行敲诈勒索。她气愤地说:“我母亲死在这群流氓之手,现在还想致我于死命,所以,我要将他杀死!”

汪探长正将手铐铐住赵明珠时,霍桑已查询而来。他阻住汪探长:“且慢,赵叫珠虽有犯罪动机,但并未杀人,此事还需仔细调查。”

于是汪探长同霍桑一同检查尸体,死者除背上有刀伤外,颈处尚有粗大手指掐扼的痕迹,果然不是赵明珠弱小女子所为,检查刀柄指纹,与钱洁身的指纹也不相符合。尽管如此,汪探长还要将他俩作为嫌疑犯拘进jǐng署。

这时跑来一个少年,自称是杀人凶手。此人是赵明珠的弟弟赵明晖,他坦然地说:“这王金宝背上的一刀是我所刺。因我在姐姐举行婚礼之时看到过此人的面目,姐姐为他突然昏厥,我也听说过母亲的不幸遭遇,我估计此人定是我们的仇家,所以查访而来,将他刺死。”

查验刀柄指纹,果然与赵明晖的指纹相符。汪探长又要将手铐去铐赵明晖,霍桑又加拦阻:“且慢,王金宝致死的原因并非背上的一刀,而是颈项被扼,窒息而亡。赵明晖不知他已经死了,再从背后加上一刀,他虽有杀人动机,但并非真正凶手。”

经过对尸体进一步检查,果如霍桑所言,那粗大的扼印并非赵明晖所为。

汪探长问道:“那杀人凶手又是谁呢?”

“据我判断,王金宝是被同伙所杀。”霍桑说。

赵明珠经此一语,突然想起当王金宝塞给她字条时,她隐隐看见一个人,像是那个流氓头目张三虎。

经向茶房打听,是有个黑衣男子来过王金宝的房间。于是,汪探长派出jǐng察,很快在附近的一家旅馆内bǔ获到了张三虎,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招认了杀死王金宝的事实。

原来,人贩子王金宝答应给张三虎物sè妇女,但多次失约,这次不得已要威胁赵明珠使其就范,作为猎物奉给张三虎。但张三虎别的妇女都愿要,独不要赵明珠,因他知道赵明珠生性刚烈,如收归自有,不仅不能如愿,反而会促使赵明珠为母报仇,所以不愿引狼入室,为此他责怪王金宝行事不当。

两人发生了争论,一怒之下,张三虎竟将王主宝掐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