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 >> 两性

jī qíng的小村dàng fù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10月25日

jī qíng的小村dàng fù

jī qíng的小村dàng fù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夜已经深了,小村的灯光逐渐地熄灭了,但秀莲家的灯光却还亮著。

秀莲的丈夫柱子坐在大门口吸烟,一边数著手中的钞票,心裡很满足。

屋里的大炕上,一个男人正压在秀莲赤luǒ的身体上动作。秀莲的大腿正高高地叉开著,底下的东西让那个男的干得瓜唧瓜唧响。那男人一边高举著秀莲的大腿,一边用粗大的jī bā一下一下地狠命地cào著秀莲往外凸出的yīn户。

秀莲一边和那个男人干,一边笑嘻嘻地问那男人:“咋地啦?今天这麽猛?今天赢了多少?”

男人喘吁吁地说:“cào!赢了三百多!把那几个家伙赢得好悬没吐血!”

“譁!三百多?真厉害!你不光大jī bā厉害,手也够厉害呢!呵呵!”

“咋样,秀莲?今天cào得你缛做不缛做?”

“哎呦,你这死人呀,好长时间不来了,一来就拿大jī bā狠命锉咕人家,小妹儿的bī都快让你càolòu了,你可真厉害呦,缛做死了!”

“我看呐,我不管赢了多少到头来都得添乎到你这小sāobī儿里来!”

“说啥呢?正经点,好好让妹子舒服舒服~~”

原来是这样!这个男的绰号叫老四,是邻村一个职业赌徒,今天赢了钱来这里潇洒来了。

秀莲的丈夫柱子是个没能耐的家伙,不光挣钱没能耐,上炕也没能耐。秀莲也是个风sāo的娘们,早就是出了名的“破鞋”,后来索性也不背著柱子了,柱子呢也乐意,收了钱还帮忙放放风。柱子还爱喝两盅,喝得mímí糊糊的时候还自个得意呢——就指著老婆的东西活著呢——自个老婆也不用干活,两腿一叉怎麽也得五十、百八的呀!

(一)大炕上的娘们儿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夜已经深了,小村的灯光逐渐地熄灭了,但秀莲家的灯光却还亮著。

秀莲的丈夫柱子坐在大门口吸烟,一边数著手中的钞票,心裡很满足。

屋里的大炕上,一个男人正压在秀莲赤luǒ的身体上动作。秀莲的大腿正高高地叉开著,底下的东西让那个男的干得瓜唧瓜唧响。那男人一边高举著秀莲的大腿,一边用粗大的jī bā一下一下地狠命地cào著秀莲往外凸出的yīn户。

秀莲一边和那个男人干,一边笑嘻嘻地问那男人:“咋地啦?今天这麽猛?今天赢了多少?”

男人喘吁吁地说:“cào!赢了三百多!把那几个家伙赢得好悬没吐血!”

“譁!三百多?真厉害!你不光大jī bā厉害,手也够厉害呢!呵呵!”

“咋样,秀莲?今天cào得你缛做不缛做?”

“哎呦,你这死人呀,好长时间不来了,一来就拿大jī bā狠命锉咕人家,小妹儿的bī都快让你càolòu了,你可真厉害呦,缛做死了!”

“我看呐,我不管赢了多少到头来都得添乎到你这小sāobī儿里来!”

“说啥呢?正经点,好好让妹子舒服舒服~~”

原来是这样!这个男的绰号叫老四,是邻村一个职业赌徒,今天赢了钱来这里潇洒来了。

秀莲的丈夫柱子是个没能耐的家伙,不光挣钱没能耐,上炕也没能耐。秀莲也是个风sāo的娘们,早就是出了名的“破鞋”,后来索性也不背著柱子了,柱子呢也乐意,收了钱还帮忙放放风。柱子还爱喝两盅,喝得mímí糊糊的时候还自个得意呢——就指著老婆的东西活著呢——自个老婆也不用干活,两腿一叉怎麽也得五十、百八的呀!

柱子听这屋里的响声越来越大,嘿嘿乐了一会,就一边抽烟一边看著茫茫的夜sè。

屋里老四和秀莲干得正热乎呢!老四把秀莲cào得直哼哼,胸前的一对大nǎi子也忽闪忽闪直颤悠。秀莲象个八爪鱼似的紧紧抱著老四,把粉白粉白的大屁股直往上顶。

“哎,老四,问你个事,我说你和前屯的那个二愣媳妇咋样了?

“啥?这事你咋知道了?听谁白呼的?”

“哈哈,还瞒呢!谁不知道啊!前天晚上二人转散场了之后你和二愣媳妇干啥去了?以为我没看著啊?”

“咋地?你都看著了?妈呀!你可别给我说出去啊!要了我老命喽!我可不敢得罪二愣,他敢整死我!”

“那你说,到底干啥了?”

“嘿嘿,干啥?还不是干那事儿,在她家后院高粱地里我壳了她三抱儿,那bīsāo得不得了,那水出得比你还多~~啊?你不是看著了吗?还问我?”

“哈哈,我是诈你呢!我影影绰绰地看到好象是你和她,没看清楚~~”

“哈!你呀!你真jī bā厉害!但这事儿你可别给我说啊!”

“哎呀,记住了,但你可要多来我这儿呀!你不来我就说!”

“哎呀,姑nǎinǎi,知道了,我要是有钱呐我能不上你这来吗!来,调过来,撅起屁股从后边cào!”

“呵呵,还玩花活呢!行吗?来,好了,你cào吧,看能不能让老娘洩喽!”说完,秀莲就象小狗似的趴在炕上把个大白屁股撅得老高,老四赶忙上去把jī bā对准秀莲那个已经让他cào得粘乎乎的地方插了进去,之后就两只手把著秀莲的屁股开始cào。

“咕唧~~~~~咕唧~~~~~pāpā~~~咕唧咕唧~~~~”

“哎呦,哎呦,老四啊,你个大jī bā把我cào得好缛做啊!再快点再深点,老妹儿的小bī儿随便让你cào,啊~~~啊~~~~啊~~~~~”

老四干了几百下就不行了,突然之间又飞快地干了几十下。

秀莲是多麽的敏感,知道他要shèjīng了,就死命地把屁股往后顶,又顶又摇,一边开始lànglàng地叫:“哎呦,哎呦,大jī bācào死老妹儿的小bī了,真舒服,真舒服啊!再快点,cào啊!cào啊~~啊~~~啊~~~cào老妹儿的bī,来吧,快点,我要,我要啊,我要大jī bāshèjīng,我要~~~大jī bā往妹子bī里可劲shè吧~~~妹子要啊~~~~~~来吧,把妹子的小bī儿灌满浆妹子就高兴了~~~”

老四哪架得住这麽叫啊,立马就完蛋了。他紧紧地把jī bā顶在秀莲的深处,jī bā一阵剧烈地颤抖,积蓄已久的大量浓热的jīng液迅速地喷到了秀莲yīn道深处~

“啊~~~~~啊~~~~啊~~~~妈呀!死老四!你烫死我了!shè这麽多~~~~~~”

老四shè完jīng后躺在炕上呼赤呼赤直喘气,秀莲也四仰八叉地倒在炕上喘气。

休息了一会,老四起身开始穿衣服,秀莲làng笑著对老四说:“老四啊,哪天还来呀?”

老四穿好了衣服,俯身又亲了一下秀莲,说:“得等我再多赢点钱啊!嘿嘿嘿~~~~”

“就知道笑!也不知道疼人家,看把老妹儿cào得都啥样儿了!你可要快点来呀,人家等你呢!”

老四满足地出了屋。柱子已经在外边坐了快两个小时了,一见老四出来了,忙站起身来说:“走哇老四?啥时候有空再来坐坐呀!”老四支吾了一下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二)苞米地里的野合

小村外边就是一望无际的翠绿的苞米地,象块厚实的大地毯一样把小村包了起来。

午后的时候秀莲自己一个人去自家的自留地去摘豆角。她挎了个篮子,把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动人了。

秀莲快到了自家的自留地了,她感觉自己后边好象有人跟著,偷眼一看,果然,有个男的远远地跟在自己后边,仔细一看,秀莲认出那个男人原来是小队的队长老丁。秀莲偷偷乐了,“看你到底想干啥。”秀莲自己一个人钻进了苞米地开始摘豆角。过了一会,秀莲就听见身后的苞米叶子响。秀莲知道是老丁。

“这个sāo神,看来今天他是偷定了呀~~~~~可不能白让他偷腥~~~”秀莲拿定了主意。

不一会儿,老丁就到了秀莲身边,“哎呀,这不是秀莲吗?干啥呢,摘豆角呢?”老丁没话找话地说。

“呦,这不是丁大队长吗?咋上这儿来了?”秀莲明知故问。

“嘿嘿,来看看地今年的收成咋样。”老丁皮笑肉不笑地说,一边从头到脚地打量著秀莲。只见秀莲上身穿著件湖莲sè的紧身半截袖,下身是一条黑sè的紧身弹力裤,紧身的衣服恰到好处地把秀莲丰满的nǎi子勾勒出来,高高地耸起。腰身也恰到好处,显得屁股更加地丰满。老丁不jìn嚥了口唾沫,老丁想:“妈的,这sāobī,穿成这样是存心勾引男人,老子今天非得cào了她不可!”

秀莲看到老丁这副模样心裡更有底了,故意俯下身去摘地上的豆角,这样秀莲的半截腰身就lù了出来,同时丰满的大屁股也撅得高高的。

老丁看得快受不了了,jī bā在裤裆里几乎要硬成铁棒了,老丁皮笑肉不笑地说:“大妹子,你穿得可真漂亮!人也漂亮呀!”

秀莲一见老丁这样说,就叹了口气:“唉,那有啥用啊~~~又不顶钱花,今年的秋收农业税还不知道咋交呢!”

老丁是何等的聪明,立马就说:“大妹子,你别上火,这事儿交给我办就得了,今年咋地也不能叫我妹子受屈是不是?”

秀莲见目的达到了立刻làng笑著对老丁说:“那~~~~老妹儿就在这儿谢谢大哥了!”

“就在这儿谢谢?嘿嘿~~~~”老丁yín笑著说,一边拿眼睛瞄著秀莲。

秀莲显出羞答答的样子说:“咋地呀?丁大哥嫌弃老妹儿呀?是不是看不起老妹儿?”

老丁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抱住秀莲的身体就luàn亲。秀莲还挣扎呢,说:“丁大哥,别这样啊!多不好啊,让我家里的知道多不好呀!别~~~~”

老丁已经yù火焚身了,一边亲一边说:“怕啥?以后妹子的事儿就是大哥的事!我包了,跟大哥不会亏待你的!”

“呵呵~看你那傻样,把你急的!人家衣服还没脱呢!”秀莲娇嗔著说。

老丁仿佛听到了圣旨一般,心裡别提多高兴了,说:“来,大妹子!我给你tuō yī服!”

秀莲又娇嗔著说:“你咋脱呀?咱也不能躺在地下呀!衣服不都弄葬了吗!来~~~~~~老妹儿站著让哥~~~~让哥cào~~~~,大哥把老妹儿把裤子脱了,大哥你在后边来!”

秀莲说完就转过身去背对著老丁,老丁上去就把秀莲的裤子连裤衩一把bā到腿弯儿上,秀莲的大屁股一下子就展现在老丁面前,把老丁看得都快呆了。秀莲又开始发爹:“看啥呢!傻样!还不快来!赶快拿你的大jī bācào老妹儿呀!”

听了秀莲的话,老丁如梦方醒,手忙脚luàn地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下来,挺著大jī bā就上。秀莲偷眼看了下老丁的jī bā,“才两寸长。”秀莲有点失望了,“太短了,这死人!”但又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的失望,秀莲伸手摸了摸老丁的jī bā,“啊!这麽大!大哥你的jī bā好大啊!太粗了!老妹儿害怕了!~~~~~”

老丁听了心裡好美!在秀莲的手的引导下,老丁的jī bā顺利地插进了秀莲的yīn道里,秀莲早就yín水犯滥了,老丁的jī bā一进到秀莲的yīn道里,老丁就感觉到秀莲裡面太松了,加上水还多,简直和没在裡边一样,老丁心裡边很恼火:“妈的,这娘们儿也真够sāo的了,真jī bā松!”但已经插进去了就没办法反悔了,老丁还是热火朝天地干开了。

秀莲双手扶著苞米杆,撅著屁股让老丁一顿狂cào,虽然没什麽大感觉,但秀莲还是lànglàng地叫开了:“啊~~~啊~~~~大哥呀~~~~你的jī bā好大呀!cào得妹子好舒服哦!快点!快点!使劲cào妹子~~~~啊~~~~啊~~~~~cào到底了,顶著妹子的子宫了呀!妹子叫大哥cào得好舒服啊!”

老丁哪见过这阵势,让秀莲一叫就蒙了,也不管松不松了,抱著秀莲的大屁股就是一阵狂cào。yín水在性器的交合下发出了yín荡的“叽~~叽~~咕唧~~~咕唧~~~”的声音来。秀莲叫得更是欢了:“啊~~啊~~大哥你好厉害呀!听见了吗?妹子的小bī都叫你cào出响儿来了!大哥的jī bā好厉害呀~~~~妹子舒服死了~~~~”

老丁在秀莲的làng叫声里不到五分钟就交货了。

秀莲把裤子提上,还依在老丁的怀裡磨蹭呢,把老丁搞得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了。

秀莲就这样把老丁彻底地征服了,虽然没有收老丁的钱,但是秀莲心裡知道老丁将给自己和自己家里带来什麽好处~~

(三)黄sè录像的故事

随著秀莲的“创收”,自己家里的生活也逐渐地现代化起来。

过年的时候秀莲自己买了台影碟机,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影碟。出事就出事在这个影碟机上,秀莲也没有想到自己三十八岁了竟然也能吃到“嫩草”。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秀莲的邻居老刘家的大小子。老刘家的大小子叫刘健,是在县城里做厨师的。这个小村子里也就这一个在县城里工作的,其馀的半大小子都是在家里种地的。

刘健今年二十四岁,还没有结婚,也是个花花肠子,做厨师赚的钱比较多,一个月zuì少也有个六七百块,这已经相当于村里普通人家一年的花费了。刘健在县城就不学好,打扮在村里人看来是很洋气的,他经常去县城的小旅店里找些xiǎo jiě玩,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要命的是他家里也买了影碟机。

这年过年的时候刘健回家过年,自己带回来几张外国的黄碟在家看。

他没什麽事的时候就到处閒逛,也早就听说秀莲是个“破鞋”,所以就总往秀莲家溜达。因为村子小,论起辈分来刘健还得管秀莲叫婶子,他一去就婶子长婶子短地叫,嘴很甜,还总在小卖店买点零嘴给秀莲吃,慢慢地秀莲就觉得这刘健还不错,一来二去的秀莲就觉得刘健好象对她有点那个意思。秀莲还觉得很好笑,自己怎麽能和个半大小子干那个事情呢?

刘健越来越觉得秀莲顺眼,总觉得她风sāo可人,尤其是看到秀莲那鼓鼓的大nǎi子和丰满的屁股,就想上她。可怎麽才能达到目标呢?刘健开始计划了。zuì后刘健决定从自己拿回来的黄碟入手。

刘健在不断地去秀莲家的时候就有意无意地和秀莲说些县城里的事情,但说的也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秀莲也听的津津有味。后来刘健开始说黄碟的事情,秀莲也半疯地说要刘健弄点给她看。刘健见秀莲已经上钩了,就开始吊秀莲的胃口,说这碟怎麽怎麽好怎麽怎麽刺激,弄得秀莲很心动。

于是刘健开始在没人的时候对秀莲动手动脚,开始就是点小动作,后来越发大了起来,秀莲也是半推半就地和他逗。

过完年的一天,这天柱子带著孩子去亲戚家串门,因为下了大雪就没回来,晚饭刘健是在秀莲家吃的。刘健去小卖店买了些秀莲爱吃的东西,还和秀莲喝了点啤酒。

这个时候外面的风雪下得很大,天很快就黑下来了。刘健想这可能就是个好机会,于是回了家偷偷地把那几张黄碟揣在怀裡,和家里人说和小兄弟们去打通宵má jiāng晚上就不回来了。家里人也就没说什麽。刘健从家里出来,转个弯,趁天黑就钻到秀莲家里去了。

刘健兴奋地对秀莲说:“婶,你说我本来吧想和他们打个通宵的má jiāng,一想婶自己在家害怕,我就来陪陪婶。”

秀莲喝了点酒就有点发làng,“好啊,婶也想让你陪呢!”

刘健神祕地对秀莲说:“婶,你说我给你拿啥来了?”

“啥呀?这麽神祕?”

“你想看的呗——那个碟啊!”

一听是黄碟秀莲立刻来了jīng神头,“是吗?真拿来了?快给我看看啥样?”秀莲有点迫不及待了。

“急啥?咱们得把门插好了,把大门锁上,窗帘挡好喽,这可不能让别人看著!”

“啊?你也在这儿看呀?”秀莲还装糊涂。

“我不是说怕你害怕吗!再说影碟要是把你吓著了怎麽办啊!是不是婶?”刘健嬉皮笑脸地说。

“真没招儿,好吧,看完了你就打má jiāng去,在这裡叫别人看到了不好,知道不知道?”锁上了大门、插了房门、拉严实了窗帘之后,秀莲还补充说。

“知道了!”刘健嘴里这麽说,但心裡却是痒痒的,心想:“嘿嘿,今天晚上可有得玩喽!看她这sāo样子就知道今天有《戏》了!”

刘健又去弄了很多的柴禾把大炕烧得滚热,秀莲也把被褥铺好了,自己先脱了衣服钻到热被窝里,只lù了个头在外面看刘健收拾影碟机。刘健把大灯关了,只留了个小灯,就开始放碟。

刘健坐在炕上,一边咳瓜子一边看碟。秀莲也睁大了眼睛准备开开眼界。画面出来了。一对外国男女在床上的镜头,先是特写男人粗大的jī bā:足有七八寸长,又粗又大。秀莲看惊讶了:“妈呀!真大呀!太大了!”

刘健笑嘻嘻地说:“人家外国人都这麽大!”

秀莲说:“呸,我才不信呢!”

接著就是那个女的为男人kǒu jiāo:把粗大的jī bā含在嘴巴里来回地吮吸。这真是让秀莲大开眼界,她不说话了,祇是看著画面。接下来就是男人给女人kǒu jiāo,再后来就是男女的性交了。这个过程让秀莲大开眼界,画面上的性交镜头更加刺激了秀莲酒后的性yù,秀莲的水儿已经出来了。

不知道什麽时候刘健已经脱了衣服,只穿了个小裤衩钻到秀莲的被窝里了。秀莲这个时候已经软绵绵的了,但还是挣扎了几下,才主动把舌头伸到刘健嘴巴里,两个人就开始了热吻。

刘健的手摸著秀莲的大nǎi子。手感太好了,又大又软!妈的,nǎi头都硬了!

刘健的手又直接伸进秀莲的裤衩里,摸到了秀莲茂盛的yīn毛,摸到了yīn户、大yīn唇,那裡全湿透了!

秀莲也毫不示弱地把手伸进刘健的裤衩里摸刘健的jī bā,一摸之下秀莲心裡一阵狂喜:刘健的jī bā太大了,不比电视上的小多少啊!又长又粗又硬!还直烫手!

两个人就开始相互地摸对方的生殖器,越摸越想干。

刘健在秀莲的耳朵边上小声地说:“婶~~我想cào你!现在我就想cào你!”

秀莲现在哪裡还有什麽理智了,也yín荡地在刘健的耳边说:“来吧,那你就cào婶吧!婶今儿晚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地càocào婶~~把婶cào舒服了。”

刘健一见时机成熟,一边自己脱掉裤衩,一边在秀莲的耳边说:“那你先把裤衩脱下来吧,婶,再把bī张开,等我cào你呀!”

刘健这yín荡的话刺激得秀莲更加yù火焚身,马上脱光了衣服,平躺在炕上,一手揉著自己的yīn户,一手摸著刘健的jī bā,把jī bā引导到自己的yīn道口,说:“来吧,看看你的大jī bā能不能让婶舒服!来,cào吧!”

在这个春意盎然的温暖小屋里,刘健和秀莲也演出了一场jīng彩的肉体搏杀!刘健年轻勇武,本钱又足,功夫也老到;秀莲呢更是yù火高涨,经验十足。刘健的jī bā正好配秀莲的sāo玩意,刘健用各种姿势把秀莲cào得天翻地覆,呻吟不止,yín水更是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把褥子都弄湿了。

把秀莲的腿推到胸前,正面cào;秀莲撅著大屁股,反面cào;两人侧躺,侧面cào;秀莲在上,来个“观音坐莲”,大屁股上下套弄;~~~~

yín声làng语~~

刘健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听埋汰话,秀莲正是这个行家呀!刘健一边干,一边摸著秀莲的yīn户问秀莲:“婶,这是啥呀?”

秀莲更是以村妇的朴实大方回答:“这个呀~~~是婶的bī呀!”

“婶,你说咱们在干啥呢?”

“càobī呗!”

“啥叫《càobī》呀”

“就是用你的大jī bā锉咕婶的bī啊!~~啊~~~~用力~~~~cào啊!”

“婶,你稀罕我的大jī bā吗?”

“稀罕死了!好大的jī bā啊!cào得婶好舒服!”

两个人直杀得天昏地暗,人仰马翻,luàn伦的刺激更是让两人如醉如痴,在这个温暖的山村小屋里,充满了yín荡的luàn伦气氛。

狂luàn之后,一切都安然了,刘健在被窝里紧紧地搂著丰满肉感的秀莲,秀莲也是同样地紧紧抱著刘健。

“婶,你好厉害呀,我舒服死了!我好爱你呀!”

“瞎说!爱我?我是你婶呢!我都三十八了,你才多大呀,不要luàn说呀!”

“就是啊,我就这才喜欢你呢!”

“喜欢我啥?”秀莲笑著问。

“啥都喜欢,尤其是这个~~”刘健说著摸了把秀莲的yīn部。

“sè鬼!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拿黄sè录象来坑我!咱俩干了这事,婶从现在起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要辜负了婶啊!~~~~~哎呀,还叫什麽婶不婶的,多蹩楞,以后没有人的时候就叫我姐得了!”

“知道了!姐!我的亲姐!”刘健的小嘴真甜,把秀莲弄得神魂颠倒,关键是刘健的功夫厉害,让秀莲更加没法离开他了。

两人又趴在被窝里开始看黄碟。看著画面上的女人含著男人的jī bā,秀莲就说:“你说那外国人也真是的,那jī bā多埋汰呀,还聒呢!甜嘴巴舌的!”

“你不知道呀姐,人家这叫kǒu jiāo!现在城里可时兴了呢!一sè儿用嘴聒,女的聒男的jī bā,男的tiǎn女的bī,多舒服啊!现在城里的那些卖bī的xiǎo jiě都时兴用嘴聒呢!挣的钱多!”

“真地咋地?用嘴聒真的那麽舒服吗?那你也来tiǎntiǎn婶的bī呗!”在刘健的诱惑下,秀莲yín荡地说。

“那你也要tiǎn我的jī bā哦!”刘健说。

“哎呀,好了好了,我先给你聒还不行吗?我去倒点热水,咱们把jī bā啥的都洗洗,刚才干得都黏糊了。”

两个人都洗完了,重新上了炕,搂做了一tuán。秀莲早把电视上的学好了,把被子一掀,跪在刘健的腿中间,先用手lū了一会刘健的jī bā,之后就用舌尖开始tiǎn刘健的guī tóu,秀莲可以说是无师自通,把刘健tiǎn得舒服得直哼哼。秀莲tiǎn了一会就把整个的jī bā都含在嘴里开始来回地聒,tiǎn得“赤啦赤啦”直响。刘健舒服地躺在炕头上,看著秀莲给自己kǒu jiāo,心裡美得不得了。

秀莲tiǎn著tiǎn著,就把自己的身体掉转过来了,跨在刘健的身体上,把个大屁股对著刘健的脸。刘健的眼前就是秀莲的肥美的yīn户:茂盛的yīn毛黑乎乎的,两片因为纵yù过度导致呈紫红sè的大yīn唇微微地张开著,屁眼也因为刺激紧缩著。刘健就用手揉著秀莲的yīn户。

“摸啥呀!看你那傻样~~~~还不快给姐tiǎnbī,姐聒得你的大jī bā舒服不啊?”

“舒服啊~~~~你真是我的亲姐啊!聒得好舒服!”

秀莲把自己的yīn户死命地压在刘健的嘴巴上,刘健也开始tiǎn秀莲的yīn户。两个yín荡的sè情男女就这样颠倒yīn阳地tiǎn著对方的性器,沉浸在性的快乐海洋里。

“啊~啊~刘健啊~好刘健~你tiǎn得大姐好舒服啊~姐从来没让人tiǎn过bī~今天真是舒服死了!以后姐的bī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哦~哦~啊~受不了了啊~啊~大姐的bī里好刺挠啊!~啊~别tiǎn了~来吧,用大jī bā来cào姐吧~别tiǎn了~姐要洩身子了~哦~哦~哦~啊~来了!来了呀~啊~来了~姐让你tiǎn出来了!哦~~~~~~~~~”伴随著刘健的舌头灵巧的tiǎn弄,秀莲一阵疯狂的叫喊。

刘健看见秀莲的yīn道口突然剧烈地收缩,一阵浓白sè的yīnjīng从秀莲的yīn道里急速地喷了出来,竟然喷到了刘健的脸上!刘健心裡感到很惊奇:因为他曾听一个老嫖客说过,说要是哪个女人在gāo cháo的时候yīnjīng不是流出来而是喷出来,那麽这就是个“极品bī”——性yù极强,yín荡至极!

刘健心裡惊奇的同时也感到自己交到了好运:有了这麽个极品bī自己还犯得上花钱去找xiǎo jiě吗!刘健心裡已经开始打算怎麽才能长久地和这个风sāo的婶子保持关系了~~

“哦~~刘健,你可真厉害!光用舌头就让大姐潟身了!真了不起呀!!!从今往后大姐的bī就给你一个人cào,大姐的bī就是你的了,随便让你tiǎn让你cào,姐都高兴!真的!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小祖宗哦!大姐爱死你这个大jī bā了!~~姐要你天天cào,一天不cào都不行~~~~~”

刘健一看秀莲真是犯了sāo,就知道自己已经让她很满意了。怎麽样让这个女人在肉体上一直能够为自己服务,刘健开始动起了脑筋~~

这个时候,外面的风雪更加的大了,天地间一片浑浊的苍茫,人间的春天就在这寒冷的冬夜开始走来了。

(四)婶姪通jiān

冬天很快地过去了,夏天说来就来了。这个夏天不是很热,很清shuǎng。

晚上九点多,柱子送走了又一个常客,进了屋,看见自己媳妇正光著身子在发呆,于是就问咋回事。

秀莲这个时候正在疯狂地想念刘健,尤其是在刚才那个常客的挑拨下,自己刚刚来兴緻那个男人就shèjīng了,真是扫兴!自从刘健又回到了县城就一直没有回来,秀莲还清楚地记得和刘健在正月里的那个雪夜裡的疯狂,一想到刘健那个粗大的jī bā和动人心魄的舌头,秀莲就心裡长了草。她是真的想念刘健了,她无时无刻不想和刘健在一起。

听到自己丈夫的问话,秀莲的脑筋也在转弯,于是就假装地叹了口气,说:“唉~~总这麽样的也不是个办法啊!我听人家说,到县城里当保姆一个月赚的也比这多啊,还不累,哪象现在这样,还得让老爷们cào,我真不想干了哦!我想到县城里去找个工作,打工赚钱。”

柱子是个糊涂人,自己老婆说什麽就是什麽,也就同意了,再说,自己也不想总让村里人说自己是王八。其实他哪裡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已经和刘健通好了气,刘健已经在县城里找了房子,就等秀莲去呢!

秀莲很仔细地把刘健临走的时候留给自己的在城里的地址找到,揣在怀裡,安顿好了家就搭车到了三百多公里外的县城。

这是个边陲的小城,四面有山,地方不大,但却不是很干淨。城市不大,就十字花的两条大街。但在这个远离山村的小城里又有谁能认识他们两个呢?

刘健早在车站等秀莲了。秀莲一见刘健就有点想哭,刘健安慰著秀莲,说:“这不是到了吗?我不是在吗?”

秀莲才紧紧地挽著刘健的胳膊,两个人坐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回到了刘健租的房子。刘健在城的东南角租了个楼房,房间不大,一室一厅,但住两个人是足够了。秀莲还是第一次到城里来,也是第一次住楼房,开心极了,抱著刘健luàn亲luàn啃,兴奋得不得了。在秀莲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先是干了一抱儿,秀莲这小sāobī又嚐到了想念已久的大jī bā的味道了。

刘健黄昏的时候带秀莲出去了,两个人先是逛了会小城的大街,之后又去小公园看了看。秀莲一路上象个初恋的少女一样紧紧地挽著刘健的胳膊,两个人看上去倒象是两口子。累了之后,刘健请秀莲下饭馆。秀莲对一切还很新奇,吃到了城里饭馆的饭菜,秀莲很高兴,更加的佩服和喜爱刘健了。

吃过了饭,刘健又带著秀莲去了小城唯一的一个夜市。琳琅满目的商品真是让秀莲目不暇接,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刘健给秀莲买了好几件秀莲相中的衣服,还买了很多的女人的化妆品,更是让秀莲高兴得不得了!此刻,在秀莲的心里刘健就是自己的依靠,既是jīng神上的又是肉体上的。

回去之前刘健还特地带秀莲去澡堂子洗了个澡。回到了租屋,秀莲迫不及待地换穿自己的新衣服,试用化妆品,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刘健这个时候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大床上抽烟,一边看著秀莲忙乎,心裡很满足:这个女人看来是已经完全地依赖上自己了,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在自己的领地上痛快地玩弄这个sāo娘们儿了!想到这裡,刘健的jī bā已经硬了,直挺挺地立著。

秀莲忙乎完了,刘健招呼她:“秀莲,来,你看这是什麽~~”

秀莲一看刘健的样子就乐了,扑到刘健的腿中间,用手攥住刘健的jī bā说:“是什麽?~~~呵呵~~~~你好坏呀!~~~~~这是我的小心肝呀!我的大宝贝呀~~~~~~我zuìzuì喜欢的大jī bā呗!~~~~咋地呀?想吗?想càobī吗?先别著急,看大姐先给你聒聒的,看大姐聒得咋样~~~~~”

于是秀莲就开始为刘健kǒu jiāo起来。

让刘健感到惊奇的是,秀莲不知道从哪裡学来的kǒu jiāo技术,嘴上的功夫更加的厉害了!刘健舒服地躺在大床上,享受著秀莲的kǒu jiāo服务。秀莲tiǎn、啄、含、兜、吹、弹等技巧都运用上了,在秀莲灵巧的舌头的tiǎn弄下刘健不到五分钟就shèjīng了,大量浓浓的jīng液shè了秀莲满嘴。

秀莲笑吟吟地把含在嘴巴里的jīng液吐到手心裡,又把刘健的jī bā仔细地tiǎn干淨了,这才到厕所里擦了擦手又用水漱口。秀莲回到床上,看到刘健还在gāo cháo中兴奋呢,就笑著说:“咋地啊?才这麽一会就不行了?”

“我的姑nǎinǎi,你从哪儿学来的kǒu huó啊?妈的,tiǎn得我快死过去了!”刘健有气无力地说。

“嘿嘿~~~~保密呦,可不告诉你呀!”秀莲làng笑著说。其实秀莲的kǒu huó这麽厉害的原因是秀莲在家一个人的时候就一边看黄sè录象一边学,一边琢磨,还用茄子黄瓜什麽的当jī bātiǎn,慢慢的秀莲就掌握了quán tào的kǒu jiāo技术了,这就是她的祕密!

秀莲自己也脱光了衣服,反身跨在刘健的身上,把làng水淋漓的sāo玩意放到刘健的嘴边磨蹭,示意刘健用舌头tiǎn,自己也重新拿起刘健的jī bā放在嘴里tiǎn。sāobī当前,刘健当仁不让地伸出舌头一阵好tiǎn,把秀莲tiǎn的浑身直哆嗦。快洩身子的时候秀莲才把屁股移开,挪到刘健的jī bā上套了下去。秀莲背对刘健,双手扶著刘健的大腿,把大屁股上下抬动,套弄刘健的jī bā。

刘健饶有兴味地从后边看著秀莲粉白而又丰满的大屁股上下翻飞地套弄自己的jī bā,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jī bā在女人的yīn户里进进出出的样子:插进去的时候把两边的yīn唇带到裡边点,yīn户就凹下去了;抽出来的时候又把带进去的肉翻了出来,所以yīn户就又凸了出来,在这一凸一凹之间尽显了秀莲这个dàng fù的本sè了~~

“刘健呀~~~~哦~~~~你舒服吗~~”

“哦~~~秀莲,我好舒服啊!你的裡边好紧啊,你是不是在夹我呢?”

“啊~~~嗯~~~~~是啊~~~秀莲的小bī夹得小哥哥的大jī bā舒不舒服?秀莲的小bī儿làng不làng?sāo不sāo?”

“哦,你的小bī好làng好sāo啊~~~~我稀罕死了!”

~~

“小哥哥告诉老妹儿,老妹儿夹得小哥哥哪儿舒服?”

“哦~~~~你夹得哥的jī bā舒服呀!~~~~哦~~~~哦~~~~~”

“jī bā?哦~~~~哦~~~~~快告诉老妹儿小哥哥的大jī bā在哪儿呢,老妹儿咋不知道呀!~~~~小哥哥的大jī bā在干啥呢呀?~~~~”

“啊~~~好舒服~~~你好làng啊~~~~~哥的大jī bā在秀莲的小sāobī里呢!在càobī呢呗!”

“喜欢càobī吗?你稀不稀罕老妹儿的bī呀?”

“稀罕呀,当然稀罕了~~~~~我就稀罕你的小sāobī!”

这两个yín荡的男女一边干还一边说著yín荡的葬话,这更刺激了两人的性yù。秀莲坐累了就撅著屁股让刘健cào,刘健说:“老妹儿呀~~~我想cào你屁眼行不行啊?”

“cào屁眼?你又不是没cào过!cào呗~~~~~老妹儿哪儿都让你cào~~~~祇要小哥哥舒服就行~~~~~~~~~”秀莲yín荡地摇著屁股说。

“那我就真cào屁眼了呀!”刘健一边说一边把jī bā对准了秀莲的屁眼就望里插。

“cào呗~~~老妹儿的屁眼儿也是你的呀!也想大jī bācào了~~~~”

刘健轻鬆地把jī bā插进了秀莲的屁眼里,就抱著秀莲的屁股开始cào,一边cào还一边说:“秀莲你的屁股好大好白呀~~~腰好细呀~~~~”

“哦~~~~~老妹儿的大白屁股不也是你的吗?老妹儿的大屁股就是给小哥哥长的~~哎呦~~~啊~~~~就是给小哥哥cào的呀~~~~~再用力~~哦~~~~~哦~~~~~妹子的屁股叫你cào开花了呀!真舒服啊!哦~~~~哦~~~~啊~~~啊~~~~别~别~别~~~啊~~别这麽早就shèjīng呀!妹子的屁股还没有舒服透呢!~~~~~”

“啊~~~啊~~~~啊~~~~~好热啊~好烫呀!!!~~~~~妹子的屁股叫你shè得好舒服啊!shè呀~~~~再shè呀~~~~把小哥哥的jīng儿都shè到妹子的屁眼里吧~~~”

刘健shè了jīng之后就软了下来,躺在床上喘吁吁地休息。秀莲还保持著原来的姿势,也喘吁吁地喘气,大屁股还撅著,但她红肿的gāng门里,刚刚shè进去的jīng液正缓缓地流出来,yín糜极了~~

在这个遥远而闭塞的边城刘健和秀莲就这样过起了夫妻一样的生活。

(五)yín性不改

自从和刘健开始在一起生活,秀莲的生活完全地改变了,每天吃喝玩乐,不断地打扮自己,每天都弄的花枝招展。刘健每天都在饭店上班,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祇有在晚上才回来。几乎每天的晚上秀莲都要刘健和她干事儿,慢慢地刘健也感觉到自己好象也不是很能满足秀莲了,但还是在秀莲yín荡的挑逗下每天勤奋地和她干。

刘健每个月的工资是七百,去掉房租二百,还有秀莲的花消,每个月也剩不多少,随著秀莲的花费日益增多,她感觉到自己应该找个来钱的道道儿了。自己能干什麽呢?秀莲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干原来的本行好点,这样自己还能享受还有钱挣,秀莲就这样打算好了。但这个事情还要背著刘健,还没地方,秀莲真伤透了脑筋:和附近的人呢还怕刘健知道,想了好长时间也没个头绪。后来秀莲真的开始偷偷摸摸地干了这行,但事情的起因也是很巧的。

有天刘健和几个哥们到租屋里来打má jiāng耍钱,刘健又不想让哥们儿们知道自己养著个女人,就给了秀莲一百块钱,让秀莲自己去街里洗澡连在澡堂子里就住下,明天早上再回来。

秀莲晚上的时候就出去了,自己没什麽事情干就到小公园溜达了一会,在那裡的小烧烤摊上吃烧烤。秀莲一边吃,就感觉到好象有人在看自个,看了一圈儿,原来对面坐这个男的,是个挺魁实的男的,正sè咪咪地看自己。秀莲到底是个风sāo的主儿,也拿眼睛瞟那男的,把那个男的挑逗的有点坐不住了,zuì后索性坐到了秀莲这个桌子上,一边吃一边找话。

聊了一会,秀莲知道了这个男的是个开出租的司机,有个小奥拓,看样子挺sè的,总拿眼睛看秀莲高耸的胸脯。秀莲就和那个男的编瞎话,说自己和丈夫吵架自己赌气出来的,那个男的就劝秀莲喝点酒,秀莲也没有推辞,和那个男的喝了几瓶啤酒。那个男的zuì后还给秀莲付了饭钱。秀莲假装要走,那个司机就说送秀莲,秀莲也就假意应承了。

小车在城里转了一会,那个男的就问秀莲去那裡,秀莲假装赌气的说不知道去那裡,随便走走,于是小车就开始转悠。走来走去到了火车站。这是个小县城,一天就四趟火车经过,稍微的显的有点冷清。

秀莲已经猜到了这个男人的心思,于是就故意的装出了喝多了的样子,开始犯mí糊,说:“大哥,我喝多了,不行了,我要回家~~”一边说就一边往那个男的身上靠。那个男的还真的以为秀莲喝多了呢,一把就把秀莲搂了过来,一双手就开始不安分地开始摸秀莲的大胸脯。秀莲还装做朦胧地推他。

“大妹子,再不别回去了,回去还生气,就在这裡的旅店住下得了”

“啊?~~~旅店??~~~哦~~~~啊~~~~”

那个男人不等秀莲答应就把车开到了一家旅店门口,秀莲一看门口有的小招pái,上边写著四个字“吉祥旅店”。那个男人进门就说:“老板娘,来个房间,我媳妇喝多了!”裡边一个胖胖的大约四十多岁的老板娘出来了,其实她一看就知道是怎麽回事儿了,故意拿他:“哎呦~不行啊~现在查的严~男女不中一个屋呢!”

男人明明知道是老板娘敲竹槓,也很乐意地抽出了五十块钱递给老板娘,说:“大姐,那就担待点吧,多少就这个意思了,这人都醉这样儿了,你看著办吧!”

胖老板娘一见人家给了五十,也就同意了。于是给他们安排到了间安静的房间。

进了屋,秀莲往床上一倒,说:“大哥~这不好吧?这~~~~”

“哎呀,没事,大哥在这裡你怕啥?”一边说那个男的到是真著急就抱著秀莲啃,秀莲假装挣扎了下也就顺从了,把那个男的急的不行了,说:“妹子,就成全大哥这一回吧,大哥一见你就稀罕上了~”

秀莲一见这个家伙上套了,就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那你可要轻点呀!”男人一看行了,就扑上去脱秀莲的衣服。秀莲又把他拦住,男人还以为钱又少了了,那知秀莲用手指点了他下鼻子,làng笑著说:“看你著急屁样儿!快去把门叉上啊!”男人更加高兴了,马上叉了门,转身就把秀莲抱住了,先是一阵狠亲,之后就用力地揉秀莲胸前的那对儿大nǎi子。

秀莲终于被那个男人bā光了,赤luǒ著躺才床上。那个男的看的几乎要流出口水来了,急忙脱光了衣服就上。秀莲还假装良家妇女呢!双手捂住yīn户,不让男人上。男人已经很著急了,就很粗bào地拉开秀莲的手,把粗大坚硬的大jī bā顶在秀莲的yīn道口上。秀莲那裡早就湿透了,男人很轻鬆地就插了进去。

秀莲感觉那个男人的jī bā好大呀!整个地塞满了自己的yīn道。在男人的大力chōu chā下,秀莲情不自jìn地开始哼哼起来。男人越来越用力,可能是因为感觉偷情的原因,男人的速度很快,把秀莲弄的水大量地涌了出来。

“哦~~啊~~啊~~~啊~~~大哥,,快点哦~~啊~妹子不行了~~你好的呀~啊~~啊~~~要来了呀~~啊~~啊~~”

在秀莲的yín荡的叫床声中,那个男人几乎都要shè了,但那个男人似乎很会调剂自己的神经,从容地把秀莲反过身来,让秀莲跪在床上,撅著屁股,自己从后边cào。秀莲一边用手撑著床铺,一边扭动屁股,迎合著男人的jī bā。男人扶著秀莲丰满雪白的大屁股,疯了一样càobī,秀莲也lànglàng地叫著:“哎呦妈呀~妹子不行了~大哥的大jī bācào的妹子舒服死了~快点儿~~在快点儿~我要~~我要啊~~”。

不一会,男的就受不了这种极大的刺激了,猛地抽动了几下就顶著秀莲的子宫,疯狂地shèjīng。一边shè还一边忘乎所以地说:“啊~啊~好了~好了~你要不是吗?大哥全给你了~~~全给你放到你的小sāobī儿里了~~~”

秀莲觉得那个男人的jī bā在自己的yīn道里狂跳著,大量浓热的jīng液烫著自己的子宫,把秀莲舒服的不得了。秀莲又夹紧了yīn道来回lū了几下,把男人的jīng液彻底地吸干了。

男人倒在床上,没有多大力气了,jī bā也迅速地软了下去。秀莲这个时候就装出害怕的样子,捂著脸装出要哭的样子说:“唔~~人家叫你cào了~~你还往人家那裡头shèjīng~~要是怀孕怎麽办?你要负责的~~~”一边说还一边把腿叉开,用一只手分开yīn唇,把正在往外淌著白白的jīng液的yīn户给那个男人看,“你看看叫你整的!你要我怎麽办啊!”。其实秀莲是在吓唬他呢,她在家的时候早就带了环了,根本就不可能怀孕。

那个男人还是害怕了,他是害怕“负责”两个字。他一边安慰秀莲,一边从钱包里抽出一百块钱来塞到秀莲的兜里,说:“妹子,大哥对不起你,这钱你就收著,买点药啥的。大哥还有点事,这就走了!”说完马上穿上衣服,出了房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秀莲躺在床上,拿著那一百块钱,高兴极了,心想:“这可是个来钱的好道儿啊~还享受著了还有钱挣”。秀莲高兴完了就用卫生纸把yīn户擦了擦,穿好了衣服下地弄了点热水把自己好好洗了洗就上床睡觉了。

后半夜的时候,觉轻的秀莲被走廊里声音弄醒了,接是自己隔壁房间的开门的声音,秀莲有点好奇:“这个时候还来人呢?”正好自己和隔壁的牆上有个不是很引人注意的小洞,秀莲就把眼睛放到小洞那裡偷看。这个小洞刚好可以看到隔壁的床,她看到了屋里是两个人,一个是老板娘,另外的是个胖大的男人,秀莲正奇怪为什麽老板娘还亲自来送客人呢就听见老板娘的声音说:“咋地呀?今晚上还找xiǎo jiě呗?包宿还是过站?〈部分东北地区的野鸡店暗语,意思是干一下就走~~作者注〉”

秀莲马上明白了:“哦!原来这是家有《特种服务》的地方啊!”

又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有没有新来的呀?包宿!”

“有!当然有了,《顺风》新来了三个xiǎo jiě呢~我给你招呼来看看?”

“行,招呼吧”

于是老板娘就出去了,秀莲心想:“哦!这个地方的xiǎo jiě还不少呢!”,她又看了看那个客人,很奇怪地发现那个男人正把裤子解开,手里拿著个小药瓶往jī bā上涂药水,秀莲心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春药了,呵呵,今天可有戏看了!

不一会,隔壁的门开了,老板娘领进来三个女的,有两个大约二十三四岁,挺年轻,样子也说的过去,打扮的很豔;另外一个和秀莲觉得和自己的岁数好象差不多少,挺丰满,身材也不错,眼角眉梢里透著一股风sāo,还拿眼睛给那个客人使眼神呢!

客人走近了三个女人,向三个女人看了一遍,把那个岁数大一点的一拉说道:“就是你吧!”那个女人lànglàng地的笑了就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裡,但让秀莲奇怪的却是老板娘还不走,后来才明白:客人又拿出一百块钱交给了老板娘,老板娘才一脸笑容,送走了其馀的xiǎo jiě。

秀莲一直在往里偷看,心想:“这裡的价格包宿~包宿大概就是一宿?一百还可以”。只见那女人依偎在那个男人怀裡一边用手隔著裤子摸那个男人的jī bā一边问那客人:“大哥,我觉得那两个xiǎo jiě好象都比我年轻漂亮啊,你怎麽相中我了呢?”

那个客人也用手摸著那个女人的大nǎi子一边说:“呵呵~我看你sāo呗~还给我使眼神呢~~一看你就是个sāobī~”

“sāo不sāo你咋知道呢?”女人笑著问那个男人,一边继续熟练地摸著那个男人的jī bā。

“哈哈~闻出来的!~~别逗了,妹子你叫啥名?这儿我常来我咋没见过你呢?”

“问我呀?叫我孙萍好了呀!我以前不在这儿干,以前在别处了的,这不才来吗!”女人说,“哎呦~大哥!你的jī bā好大呀!妹子怕~~~”

孙萍被客人搂在怀中,孙萍是坐在客人大腿上,却扭回头去,一根香舌,伸在客人嘴里,半闭著眼,那份sāo态真是làng极了!

客人用手去拉孙萍的上衣,孙萍就喘著气,使得那对nǎi子颤抖著,自己一反手,把手伸进客人的裤子里去握客人的jī bā,然后把屁股在客人怀中一扭,猛的站了起来,一双勾魂的mèi眼向客人飘著。客人忍不住的站了起来,脱去了上下的衣服,一根粗大的黑jī bā早就翘了起来。

仰身在床上,孙萍也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孙萍那一对nǎi子又大又白的直颤微,屁股很圆也很大,却翘得很高,yīn户上长著一撮细毛,yīn户倒是鼓鼓的。

孙萍往客人怀裡一投,那鼻子里就是:“嗯哼~~~~哼嗯~~~~”的发著急促的声音,像是那bī已经làng得再也忍不住似的。客人说:“别著急,我得先看看你有病没有!”孙萍lànglàng地说:“我有啥病呢?都是带套儿壳的,不信你看呐!”说完就把大腿抬的高高地叉开了,还用手把两片大yīn唇大大地bā开给客人看。秀莲还纳闷呢怎麽有病还要这样看呢?之后自己马上就明白了──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性病呀?这个时候客人已经仔细地看过了孙萍的yīn户,才放心了。孙萍说:“咋样儿?老妹儿没事儿吧?你怕啥?老妹儿壳抱儿向来都戴套儿的。来吧~”

客人那裡经得起这股làng声音,急忙把孙萍放平在床上,就马上压了上去。

孙萍却拦住了客人,拿出来一个东西说:“别忘了戴套儿啊!”。秀莲知道这个是避孕套,但说实在的自己还真的没有用过呢!孙萍一边làng哼著,一边握了大jī bā,熟练地把套子套在客人的大jī bā上,之后握著jī bā到了yīn道口上,客人狠劲的往里一cào,孙萍làng哼了一声“哎哟!”,便抱一双脚勾住了客人的小腿,那高翘的屁股,连转带挺的一阵比一阵快,一阵比一阵紧。

客人顶了jī bā,由著这làng女人筛,孙萍那yín声làng语的叫著不停口,只听见孙萍叫道:“亲~~~~亲~~~~哥哥~~~~好大jī bā~~~~cào死妹妹的小sāobī了~~~~亲~~~~哥哥~~~~快~~~~快cào~~~~小~~~~妹的~~~~小sāobī~~~~~~~~”

孙萍的眼儿微闭,唇儿轻咬,不停嘴的叫床,客人一动都不动的压在孙萍身上làng哼làng叫的週身在动,动得客人的大jī bā一阵阵的舒服,不由主的用手去捏孙萍的肥nǎi。

孙萍却又发出了làng叫:“大jī bā哥哥~~~~妹妹~~~~乐死了~~~~~~~~”

这一声làng叫,却叫死了客人,原来客人已经“噗!噗!”的shè了jīng。

客人软瘫的拔出jī bā,孙萍立刻从一边拿出了纸擦干淨yīn户,立刻坐起来,用纸把客人jī bā上装满了jīng液的避孕套擦在了纸上,放在了床边,之后懒懒地说:“大哥,妹子困了呀,睡觉吧~”

“什麽?睡觉?我花的钱可是包宿的钱呀!你要再陪我玩!”男人有些气恼。“你看我的jī bā还不是噹噹硬呢吗!啥时候软了咱们就啥时候睡觉!”

孙萍看著客人的凶样有点害怕,就顺坡下驴地伸手摸男人的jī bā,果然还很坚硬地立著,就làng笑著说:“大哥你可真厉害呀!还硬著呢!既然大哥你这麽说了我也就陪你到底,让大哥好好乐和乐和!”

秀莲看著隔壁的活春宫,心裡也是痒痒的,但转念一想顿时茅塞顿开:自己不正可以在这裡干活吗!还有什麽不可以的呢!离租屋还不远~可以白天来晚上在家嘛!秀莲越想越高兴,在隔壁男女的快乐喘息中激动地打算著下一步棋。

(六)新生活

第二天一早起来,秀莲就按自己的第一步计划开始了。

她开始和旅店的老板娘开始套近乎,说自己老公没能够,不能养活自己,所以昨天才和那个男的到旅店来的。老板娘看样子不是个很让人讨厌的人,对秀莲也很理解,看秀莲也是个风sāo的性子,看模样很不错的,没准儿是个摇钱树呢!就劝秀莲到自己的旅店来做xiǎo jiě。秀莲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但和她说好了条件,自己祇有白天能来,晚上不能来,老板娘同意了,说要是晚上来就好了能多挣不少钱呢。老板娘特地给了秀莲一个传呼机,在当时传呼机在哪个小地方还是很贵重的东西呢,秀莲也很放心了,两个人约定好了有客人的时候缺xiǎo jiě就传呼秀莲。

秀莲高兴地回了租屋,开始计划自己的生活了。传呼机是不能让刘健看到的,放在震动挡上,就放在腰间。晚上和刘健干的时候不知道怎麽的秀莲就觉得刘健的jī bā好象不如那个男人的jī bā过瘾似的,刘健shè了两次之后秀莲还是没gāo cháo,大概是心理作用吧,秀莲就让刘健给她tiǎnbī,终于还是在刘健的舌头下秀莲潟了身子。

就这样,秀莲就在这个小旅店开始了皮肉生涯,在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中,秀莲还是应付的很好的。旅店的客人还不少,一天下来秀莲也能接个三五个客。秀莲的活儿好,客人有的时候就专门找她,这让老板娘也很高兴。在旅店的这段时间里,因为年龄上的接近秀莲和孙萍成了很好的朋友,没什麽事情的时候两个人总在一起聊天。在很短的时间里秀莲和孙萍学会了了如何避孕、防治性病以及怎麽快让男人shèjīng的方法。在孙萍的教导下秀莲从来不给客人kǒu jiāo,孙萍说这是zuì危险的。

孙萍这个人是离了婚的女人,按她的说法是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秀莲有的时候也琢磨这些事儿。秀莲现在已经和刘健有点闹彆扭了,一方面是刘健已经玩够了这个风sāo的婶子了,也没有太多的钱供两个人生活了;另一方面秀莲自己也赞了不少钱,觉得没什麽必要再和刘健这样偷偷摸摸地过下去了,自己又不是缺少男人。

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秀莲生活轨迹的是一个男人,年轻的男人,对秀莲来说也是一个快乐和伤心的开始。在一个yīn雨的上午九点多,秀莲的呼机有了震动,秀莲几乎不用看就知道是旅店要自己过去。临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化妆。秀莲到了旅店就被老板娘拽到自己的屋子里说:“今天接了个新客,岁数不大,还挺俊的呢,看了好几个xiǎo jiě都相不中,我才把你找来了,一会儿你看看行不行?”

秀莲点了点头,老板娘就把秀莲带到了客人的房间。客人是个岁数和刘健差不多的小伙,人长的很jīng神,秀莲一看就mí上了:一双大眼睛,双眼皮,眼睛里好象是含著什麽东西:多情而忧鬱。个子和秀莲差不多。秀莲就这样放肆地看著那个小伙。秀莲感觉到那个小伙的眼睛好象是一亮。随后那个小伙就拿出烟来递给秀莲,秀莲叼在嘴上,小伙一边给秀莲点火一边回头对老板娘说:“好了,大姐你出去吧”

老板娘心领神会地笑了笑出去了。

秀莲坐在那个小伙旁边,不知道为什麽秀莲就是不能主动地挑逗那个小伙,秀莲也觉得很奇怪,就干坐著。后来找话问那个小伙说为什麽找自己这样的大他很多的xiǎo jiě,那个小伙眼神mí离的看著某个虚无的点说觉得好象和秀莲很有缘一样,感觉上就是好。秀莲乐了,拍拍小伙的肩膀说:“来吧,抓紧干吧!”之后就开始tuō yī服。秀莲感觉到这个小伙不知道从那裡散发出来的一种自己看不见说不出的气息,让自己很沉mí,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为什麽性yù一下子上来了,裤衩都开始湿了~~自从来旅店之后这种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了,多是逢场作戏~~-但今天秀莲一时还不知道从那裡开始了。

外面的雨开始下大了,天地间瀰漫著一种沉默而压抑的气氛。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小伙制止了秀莲的行动,让秀莲把衣服穿上,说:“大姐,你就陪我坐会儿就行,唠唠咳,我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要不我就不来这儿了。”

秀莲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客人,在一种不知名的情绪下秀莲就开始和那个小伙开始聊天,后来秀莲才从那个小伙嘴里知道他的家是外地的,做粮食生意,几乎常年往这裡跑。今天可能是天气的缘故,更要命的是想家,一个人在外面太孤独了!秀莲不jìn很同情他,毕竟自己和他也差不多,后来那个小伙竟把头埋在秀莲的怀裡睡著了。秀莲不知所措地抱著他看著他睡觉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裡空空的,仿佛什麽也没有。

后来那个小伙就时常地到旅店找秀莲,也就是聊天,但他很慷慨,每次都是付给了老板娘钱,秀莲也很不好意思。秀莲后来才听老板娘说起那个小伙的名字:关磊。老板娘就叫他小关。小关还把自己的呼机号告诉了秀莲,说要是有什麽事儿为难的话可以找他。

接著发生的事情让秀莲对刘健开始彻底地反感了,并zuì终导致了两个人的分手。那是一个秋天的下午,秀莲已经准备回租屋了,但又来了几个客人,秀莲准备再干一次再回去,可那知道自己竟然“落选”了,秀莲从那个小胖子房间出来正经过一个房间,听到裡边有个男人的声音,很耳熟,仔细一听,竟然是刘健!他正和一个xiǎo jiě调情呢!为了验证自己的耳朵,秀莲偷偷地进了隔壁的房间,透过隐秘的小洞往里看,正是刘健!只见他正半褪著裤子坐在床上,一个xiǎo jiě正用手给他lūjī bā呢!刘健还一边和她说话一边摸她的nǎi子。秀莲气的不行了,想衝进去好好骂他一顿,但一想自己的处境就作罢了。

秀莲出了旅店,泪水已经在眼圈里转了,她觉得刘健这个人是十分的不可靠了!自己必须离开他自己生活了,要这样早晚是个事儿。但她的心裡还是很难受,毕竟刘健是自己真心真意地对过的男人。秀莲没有回家,就在街头丢魂了似的游盪。路过一个电话厅的时候,不知道怎麽就想小关打传呼的想法来,想都没多想就打了,不一会电话就回过来了。小关问秀莲什麽事,秀莲一时不知道说什麽好了,就支吾著说没什麽事儿。小关说不对,我听你说话不对劲。就问秀莲在那裡,先别动,自己一会就去接她。果然,不一会儿,小关就打车来了。秀莲进了车里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在小关的怀裡大哭。小关就问她什麽事情,秀莲还不说,就是哭。

小关就问秀莲是不是没有吃晚饭,秀莲摇了摇头。于是小关就带著秀莲到了小城里比较高级的县宾馆餐厅吃饭。吃饭的时候秀莲才把事情的经过对小关说了,说的很实在,前后的事情都说了。小关的脸上浮现出一股不易察觉的笑容。秀莲那裡知道,这个小伙其实早就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了,对秀莲打算已经很久了,他早就听说秀莲是个在性上很放的开的女人。他就是对秀莲这股村妇的实在劲儿感兴趣,对秀莲成熟的女人的韵味是更加的著mí!他就是想让秀莲死心塌地成为自己洩yù的绝好工具和满足他biàn tàiyù望的zuì佳目标!秀莲的一切他早就摸的差不多了,就等时机来到了,这不,时机来了,小关能不高兴吗?

小关假意地安慰著秀莲,一边抚摩著秀莲的肩头,秀莲对小关的好感可说是无以复加的了,就依在小关的肩膀上任凭小关的安慰和抚摩。小关还让秀莲喝了点酒,秀莲就更是mí糊了,越看小关越觉得好,就在小关的耳边轻声地说:“今儿晚上姐就不回去了,姐今天晚上是你的人了,你想咋玩儿姐都陪著你~~”

小关一看目的初步达到了,就结帐了,在宾馆开了个房间,把秀莲扶到房间里。刚刚进了房间秀莲就翻身紧紧地抱住了小关,和小关接吻。小关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把她放在床上。秀莲喘著粗气,杏眼含春地看著小关,说:“知道吗?~~~姐第一回见著你就想和你壳抱儿!~~~~~这麽长时间了你一直都没和我壳,你是不是不稀罕姐?”

小关说:“不是啊,姐你误会了,我一直把你当亲姐姐看呢,没想那个事儿!”

秀莲有点生气了:“你呀!真是的!我也把你当老弟看了,但~~~大姐就是想和你壳抱儿~~~~大姐想啊~~~大姐的活儿保証你满意~~~~~今天随便你玩,今儿晚上你就是我老公了~~~”秀莲一边就把裤子和裤衩脱了,在床上一坐,把腿一叉,拿手把大yīn唇bā开,对著小关说,“你看大姐的东西怎麽样儿?稀罕吗?大姐的小bī就是给你长的,快来呀!姐要你啥都别想,就想怎麽好好和大姐壳抱儿,把大姐壳舒服喽大姐就高兴了!”

小关一看秀莲真是sāo的不得了,心裡非常的高兴,想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看著这个风sāo的中年女人在自己的眼前心甘情愿地把bībā开求自己去cào,小关感觉到莫大的满足。小关也就把裤子脱了下来。秀莲偷眼一看。哦!小关的“大帐篷”已经支了起来了!于是就伸手隔著裤衩开始摸小关的jī bā,小关的jī bā也好大好粗,秀莲越摸越高兴了,索性把衣服都脱光了,眼睛冒火似的对小关说:“姐看你的jī bā也挺大的呀!姐就喜欢老弟的大jī bā,呆会儿你的大jī bā可要好好地cào哦!”

小关一直都叫自己的阳具为jī bā,很少有女人叫jī bā,其实这个叫法是原始的叫法,大概是因为秀莲在山村的习惯吧,一直把这个叫做jī bā,但是小关听到这个叫法却更加的刺激,jī bā更是膨胀的大了!小关飞快地脱光了衣服一步就跨上了床,刚要上秀莲,秀莲却笑吟吟地把他拦住了,说:“先别著急嘛!站好了,让大姐先给你聒聒你的jī bā,你先舒服舒服。聒大了有劲儿了好壳!cào著又深又舒服!”小关更是高兴了!秀莲伸手握住小关的jī bā,先lū了饿一会儿,一边lū还一边拿mèi眼儿看著小关说:“大姐就给小健聒过,你是我第二个聒过的男人!真的,别看我是个xiǎo jiě,但却从来不给客人聒jī bā,你是例外呀!”说完就低下头,把小关的大jī bā含在嘴里,开始给小关kǒu jiāo。

一边享受著小关一边低头看著自己胯间这个正为自己kǒu jiāo女人,感到了由衷的成功的感觉:从jī bā上传来的女人舌头tiǎn弄的快感瞬间像海水一样传遍全身,刺激著他的中枢神经。

秀莲灵巧地运用自己独特的口技,把小关tiǎn的异常舒服,秀莲对小关说:“要是忍不住了就往大姐嘴里shè吧,先出一回~~~~~~一会儿能壳的时间长点。”

小关心想:“哈哈,你就是不说我也要望里shè呀!臭biǎo zǐ,你就等著喝老子的jīng子汤好了!”小关这个时候已经快到gāo cháo了,于是就用手抓住秀莲的头髮自己则快速地在秀莲的嘴里抽动jī bā,秀莲被强烈的kǒu jiāo弄的喘不过气来,祇有呜呜地哼叫著。

在强烈的刺激下,小关终于忍不住了,在秀莲的嘴里shèjīng了!秀莲紧紧地含著小关的jī bā,不让jīng液流出来。但小关shè的量太多了shè的又急,还是有点shè到了秀莲的腮上。小关这个时候用力的“啊”了一声,猛地用力一拽秀莲的头髮!秀莲这个时候嘴巴里已经储存满了小关的jīng液,秀莲就等小关shè完了好吐出去,但因为小关突然地猛拽自己的头髮,痛楚袭来,秀莲不jìn“啊”的大叫了一声,这个时候秀莲的紧闭的喉咙就张开了,大量的jīng液就顺著秀莲的食道衝了下去!秀莲想阻止也来不急了,索性就几口把小关的jīng液都喝了下去。

shè了jīng的小关疲惫地躺在床上,秀莲坐在一边,一边用手抹著嘴巴一边抱怨小关:“哎呀,你怎麽用劲儿地拽我的头髮呢?好疼啊~~~~你还乘机往人家的嘴里shèjīng,弄的我都喝下去了!你好坏呀你!”

“哦~~好喝吗?”小关yín笑著问秀莲。

秀莲用拳头捶了下小关的胸膛说:“人家还从来没有喝过哪东西呢!你呀!你是头一份哦!小坏蛋!”

看著秀莲娇嗔的样子,小关更加的高兴了,说:“听人家说哪个东西可是好东西呢!喝了能延年益寿呢!女人的皮肤就更好了呢!你没听说过吗?”

“哦~~~~是这个样子呀!在乡下可没有人喝这个东西。我到真听孙萍说过呢!不过她喝不喝我没见过~~~~”秀莲也有点糊涂了。

小关趁机说:“真的呀~我还能骗你吗?”

秀莲一脸幸福地说:“祇要你愿意,别说喝哪个,让我干啥都行,大姐就稀罕你!”之后就爬到小关的身边说:“好了,大姐聒的舒服不地?来~~~~大姐再给你聒硬了,这回可不能往姐嘴里shè了,一会儿壳抱儿的时候往大姐那裡shè,记住没?”。说完秀莲就跨到小关的身上,把屁股就直接地对准小关的嘴巴压了下去,说:“来,给姐tiǎntiǎn这裡,让姐也舒服舒服。”自己就把小关的jī bā抓在手里开始聒。

小关倒是没有tiǎn,他祇是bā开秀莲的bī,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一边看一边想:“这biǎo zǐ天天挨cào~~~~哦,这bī倒是够大的了~~~~好象没有什麽病,自己可以放心地玩了。”于是小关就施展自己的舌头,狂tiǎn秀莲的yīn户。把秀莲tiǎn的làng水不住地流,心裡痒痒的。

秀莲终于是忍不住了,看大jī bā已经又硬了于是就往前爬了一段,把自己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颤抖著说:“快点来吧我的小冤家,大姐都把你的jī bātiǎn硬了,快点儿来,上来和姐壳抱儿!姐刺挠的要死了!”

小关爬了起来,跪在秀莲的屁股后边,看著秀莲高高撅起的丰满肥硕的大屁股和那个长满了黑sèyīn毛的sāo玩意儿,所有这些都等他去cào呢!小关兴奋地好悬没有发shè出来,于是就把jī bā顶在秀莲湿淋淋的yīn户上,没等自己用力,秀莲的屁股猛地后挫“滋”的一声就已经把jī bā吞了下去!

“啊~~~~~~~~~~~~”秀莲长长地一声呻吟!“啊~~~我的小祖宗啊~你真大啊!把姐的bī裡边都塞满了哦~~~~~~快到底儿了啊~~~~快点呀来cào姐呀~~~~”

小关就扶著秀莲丰满的屁股开始cào她,秀莲一边挨cào还一边指导小关:“对~~好~~好~~~就这样~~~啊~~~深点~~再深点~~~你cào的越深姐就越舒服~~~啊~~~啊~~~对了啊~~~我的亲爹呀你可真会cào妹子呀!~~~对~~~抽到头儿再插到根~~~~”

“呵呵~~~大姐你可真会luàn叫呀!亲爹cào亲妹子是怎麽回事?”小关几乎快被秀莲yín荡的叫声弄乐了。

“哦~不是亲妹子呀~~是亲闺女呢!亲爹在和亲闺女càobī呢!哦~~~~闺女的小sāobī叫爹cào的好舒服啊!哦~~~好呀~~~爹呀!”

“哎~~~”小关恶作剧似的答应到。

“爹呀你的jī bā好大呀~~~cào的闺女好舒服啊~~~~真舒服死了~~~~再用力地cào啊~~~闺女给你好好夹夹jī bā”

在秀莲yín荡狂luàn的叫床声里小关已经受不了了,紧紧地顶著秀莲的屁股疯狂地shèjīng。大量的jīng液衝进了秀莲的子宫里,烫得秀莲浑身之颤抖,自己也是yīn道一阵紧紧的收缩,潟了身子。

狂luàn之后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喘气,秀莲的胸脯上下的起伏,yīn部缓缓地流出了yīnjīng和小关jīng液的混合物。

秀莲紧紧地抱著小关。小关疲惫地点上一支烟,对秀莲说:“大姐你可真厉害呀~我怕了你了~”

秀莲也不说话,握著小关的jī bā来回地lū。

“那你和那个男的怎麽办呢?”小关问。

秀莲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不想和他过了,觉得实在靠不住啊~~~我打算自己过呢!”

小关就劝秀莲,但秀莲就是不回头。末了小关说:“要不我租个房子咱们住一起得了,我的钱够咱们两个用。”秀莲说:“你呀!看我都这麽老了,你还年轻呢!不好吧?”

小关就说:“怕啥呀?这裡又没有谁认识咱们,再说你那裡老呀?打扮起来很年轻呢!”秀莲就没说什麽了,答应了小关。

后来的事情进展的和小关的预想是一样的:秀莲和刘健和平地分手了,不说原因彼此的心裡都很明白,刘健也乐不得秀莲走,自己倒是省心了。小关租了个楼房,置办了些过日子的东西,秀莲就过来了。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小关的时间是比较多的,但呼机一响秀莲依然要去旅店,按秀莲的说法是自己要独立了。小关笑笑没说什麽。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只能是靠自己,靠谁都是白扯,自己和这个女人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谈不到什麽感情,自己需要的祇是她的肉体。

单纯而赤luǒ,其实就是这个世界的本质特征,其他皆为表象。小关这时不由得想起一首“同床的你”。

《同床的你》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丢的内衣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那敏感的你

老板们都已想不起

经常来租房的你

我也是偶然看A片

才想起同床的你

谁娶了水性杨花的你

谁拍了你的AV

谁把你的长裙盘起

谁脱下你的内衣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

避孕做得很彻底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喜欢被一shè到底

那时候天总是很晚

你说我做得太慢

你总说gāo cháo遥遥无期

转眼就一败涂地

谁遇到水性杨花的你

谁安慰兴奋的你

谁用了我给你买的套

用完后丢在风里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

我也将有我的妻

我也会给她看A片

给她讲同床的你

谁娶了水性杨花的你

谁安慰兴奋的你

谁把你的长裙盘起

谁脱下你的内衣

啊啊啊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