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 >> 两性

自己娇妻给别人按摩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5月06日

我和老婆新婚一年多,我为人很开放,曾多次要求我老婆,有机会能故意走光露一下,或找生疏人一玩玩性爱,无奈老婆总是不答应,我很希望老婆可以和别的男人做爱让我看。老婆还是不肯答应我的想法,老婆说这辈子到现在,只有我一个男人,个性保守,当初也是处女给我的,还是在订婚之后。

我喜欢幻想着老婆被男人玩弄而流露出淫荡的神情,心想如实现不知是甚么滋味,就在一个月前,我们到南部垦丁渡假,天气真是好艳阳、白浪沙滩,让我们流连忘返;水上摩托车、浮潜都是很好的休闲活动。晚上可以逛逛市集、买买纪念品、散散步、吹吹海风,享受这远离尘嚣的感觉。

回饭店时才三点多,当时非常的困,两人不觉沉沉睡去,醒来时已是六点了。 「肚子饿了,叫东西吃吧。」老婆说着,叫了两份餐及一份报纸。

两人大快朵颐后,我看着报纸忽然看到专为女性服务的男性按摩,心想不如找个人来为太太按摩,希望能把老婆的保守封?>思想给打开。 趁太太洗澡,马上就打电话问按摩的事也讲了价钱,因我太太老婆很保守服务台提起一个有个比较贵的,说是技术比较非凡。我如有爱好还可在旁观看好奇心的驱策下就答应了。 等老婆洗好澡,我告诉老婆说叫了个按摩给老婆,就当是生日礼物,老婆还笑说:[好啊,让我轻松一下]我心想,让我兴奋才对随后我也舒舒适服的洗了个澡,我仅着浴袍,和老婆躺在大床上,等待按摩的到来。

过了约三十分钟,门口的电铃响了,我跳着跑下床去开门,来了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老婆见是个男人,有点不知所措呢,脸都红了。 老婆有点疑虑,我就说是服务台说,男性按摩力度较好又专业,老婆看了看那俊男,宽心了不少。 然后那俊男要老婆平趴于床上,老婆也都照做了。 一会儿他就要求我老婆将浴袍脱掉;起初我老婆还红着脸,不太敢脱,我就笑说:「似乎没人穿浴袍按摩吧?」经过我们的解说,我老婆才释怀,究竟老婆从未在外人的面前露过,更何况有我在旁。老婆羞羞的将浴袍脱掉,天阿!她竟然里面还穿着胸罩和内裤,保守到真是有够受不了!

我看见他用一条浴巾盖在我老婆的身上,就开始在老婆肩上按摩起来了。 [喔!真是好舒适喔…]我老婆说。

按了一会,他把老婆胸罩扣脱开推到两旁,老婆叫:[啊!……你]那俊男解说要涂上乳液,不想弄污了胸罩,然后在老婆背上涂上乳液来按摩,那乳液的味道非常的香,闻了后有一种通体愉快的感觉,全身轻飘飘的。老婆的脸别向另一边,我看不到老婆的表情。 我看着那俊男在我老婆光滑的背部按摩轻抚。我忽然想到有位专家说,婚后妻子第一次尝“鲜”时,老公就算同意,也最好不要在一旁,免的老婆因难为情或放不开,而影响成效,……我将音乐开的很大声,然后告诉老婆说我要去蹲马桶(我老婆很清楚,我一蹲马桶起码要四、五十分钟),叫老婆好好享受,老婆羞红着脸,娇嗔地说:[好吧]但其实我只是厕所内由门缝偷看,那俊男还对我笑了笑。

他顺着在我老婆的大腿、小腿这样的按下去,我老婆愉快的发出一些呓语:[嗯……嗯]然后他把老婆的内裤推下一点,在那四周用整个手掌按摩,手指慢慢把老婆的内裤越推越下,大半个雪白屁股也露了出来。 过一会,那俊男再解说要涂上乳液按摩,怕弄污了内裤,想把它脱掉,照我老婆保守的性格,我还在想说老婆一定抵死不肯,想不到老婆竟一口答应,想来老婆必然按得很舒适。 我老婆还托起下腹,让那俊男把老婆的内裤脱掉,我相信老婆还怕羞,因老婆两只腿夹得很紧,不过老婆已被他剥脱得一丝不挂,接下来那俊男按着老婆的大腿内侧靠近下阴部,我想老婆必然很爽,两只腿慢慢地越张越开,下体那片漆黑的阴毛和嫩穴均暴露在俊男的眼中,他在大腿内侧由内向外推拿,有意无意之间还用手指轻搔老婆的嫩穴一下,而老婆的屁股则随着他的手势而动。

那俊男突把身上衣服脱光,哗!他的阴毛很浓密,青筋暴涨的阴茎,龟头则涨硬发紫,看起来很硬却不大。 我心中不禁一荡,直觉心跳加快,只见他接着在我老婆背部按摩,慢慢按向两旁乳边,当时老婆的手放在床边,他把下体靠向老婆的手上,我看见老婆稍微颤抖,相信老婆也感觉到压在老婆手上的是阴茎,不过老婆却没把手移开,那俊男还轻轻的转动屁股,把炙热的阴茎不停在老婆手上擦着。 突煞我看见老婆偷偷地把手一反,有意无意的在轻抚他的阴囊,接下来我老婆上半身轻轻地挓起,这样一来,那俊男的手已伸到老婆身下柔软的乳房,他一手抚摩着我老婆的乳房,另一手探向嫩穴揉摸。

不久,我听到老婆重重的喘息声,并且夹杂着「嗯…啊…嗯……」的声音。 我看见我老婆转头看着那俊男的阴茎,还轻轻握住他的肉棒,上下套弄,然后还把肉棒跟丸全舔一遍后,再全根含入吸吮舔舐。 和老婆在一起一年多,她从未替我口交,想不到竟然会帮一个生疏人口交起来。 「呀……爽呀~~再含深些……整根给我含进去……」连俊男也哼出声来,「嗯……嗯……」我老婆只是从喉咙上发出点点回应。 俊男现在还忙着搓弄老婆的乳房,我老婆又再次把他的鸡巴放到嘴里去,脸上还展露出丝丝快意。我看在眼里似乎见到另一个老婆,虽然对现在的老婆感到讶异,但又是刺激非常。 俊男对付女人的手法真是了得,只见他将老婆整个扶正了,双腿向着我,然后见他很专心地亲吻老婆的耳朵,一会又轻吻老婆的樱唇,手就熟练地抚摩老婆的阴户,手指还不时搓揉老婆的阴核。

「嗯……」只见老婆不时摆动着身子,下体不时向前挺起,像是要俊男把手指插入去似的,老婆这种动作我是明了的,我想老婆现在的小穴一定是痒到不得了了。 不呻吟出声,强忍着俊男带给老婆的刺激,哈哈!老婆这个模样更加吸引人,由此亦不得不衷心说一句,俊男的前戏手法,真不错!看样子我要多学学。 「哟~~痒啊……」老婆开始忍不住了,俊男忽然抬起老婆的小腿,轻轻地吻到老婆脚面上来:「就快不痒的了……」俊男一边回应,一边向老婆的小腿内侧一路吻上去,时而用舌尖轻轻扫拂,「哎……啊~~啊~~」只见老婆的样子非常享受,咬着唇轻哼。「 舒适吧?」俊男笑着问,「嗯~~」老婆含糊地回应,随着老婆的急速呼吸,时而摆动着自己的身体,知道老婆此刻正享受非常。 老婆由初时被动的神态,到现在已变得有些把持不住了,只见老婆用双手搓摸着自己的双乳,下身就愈挺愈上……这种情况看在眼里,我小弟似乎有点回气了,也慢慢地硬挺起来。

俊男堆首在老婆的大腿与小穴间不停地吻着。 「啊~~」老婆终于呻吟了:「哟~~呀……不行了……」老婆不停地摆动身躯,双手重重地握住自己双乳。真是刺激,我下面的肉棒也不停地抖动。 那俊男见我老婆淫意大发,把老婆反过来,这一来,老婆那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黑浓的茵茵芳草都裸露在这生疏人的眼中,只见我老婆紧闭双眼,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

嘴里「咿咿哦哦」的发出一些呓语,我知道老婆已经情高涨了。俊男把老婆整个身体反转过来,老婆就变成半跪地背向我们。老婆大大的屁股正朝着我,清楚可见老婆的小穴淫水四溅,只见老婆的屁眼亦给淫汁溅到湿漉漉的。

只见俊男很快地向老婆的背脊吻下去,手指已插入老婆的小穴里,「啊~~嗯……啊……啊……」老婆随即急速呻吟,俊男就顺势往下湿吻,「啊~~不要…… 哎……啊……不要……」老婆忽然这样嗯哼,但叫声就似是十分享受,原来俊男已湿吻到老婆的屁眼,而且还不停地用舌头往里钻。 你……不要啊……不要嘛……羞死人了……啊……」口里说不要,但看到老婆的反应就知道是享受万分。 「舒适吗?」俊男停了一下又再继续吻,「不……啊……哦……」老婆的屁股不时向前缩,但很快地又往后挺。

在我目瞪口呆的时侯,不知他何时已将保险套带上,趴在我老婆身上,把身子一弓一张地抽送起来,玩起男欢女爱的成人游戏。 原来俊男已从后面向老婆进攻了。「哦~~……爽……爽……爽……过瘾……」老婆随着俊男的每一下抽插而发出回应,老婆的脸泛出了潮红,汗珠流过不停。 这时老婆忽然呻吟起来[啊啊],原来那俊男正出力的抽插老婆,老婆享受着从小穴传来的阵阵快感,每当俊男用一下重力操进老婆的小穴里,老婆就咬住嘴唇,口角露出点点笑脸地接受这下重插,开心满足的神态全都表现在俏脸上。 「哦~~……」老婆享受着的抽插! 「呀……不要……不要玩那里……哦~~就这样好了……啊……」原来俊男在老婆的小穴里抽插了一会,将鸡巴拔出来把龟头顶在屁眼上,本想再插插老婆的后庭,他是个聪明人,一听见老婆的回应,随即插回小穴里继续往阴道深处挺进。 我全看在眼里,这样的刺激感令我的挺耸更猛烈见到老婆高潮的样子,抽搐、声颤……老婆到了,双手软软放下来。 我老婆玩的黛眉微皱、秀眸轻合、高潮一波接一波,旖旎春色弥漫了整间房,我老婆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但***兴奋的感觉令老婆忘记了一切羞耻矜持,放情享受着眼前的快感,也不理我还在房内,我看见老婆和别人做爱的样子,老婆那雪白娇软的玉体紧紧缠着那俊男的身体,不停的浪叫着,生疏的阳具在老婆的小穴内进进出出不断抽送,两人的交合处,淫滑不堪的爱液将老婆的阴毛湿成一团,那种难言的刺激,让我血脉喷张,使我领略了从未领略过的极乐高潮,只感到全身抽搐射精,猛烈腥荤热辣辣的精液射满了整个浴室。

这时那位猛男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见他一阵剧烈地抽动,就搂紧着我老婆的娇躯呻吟了一声,接着他的头无力地垂下来,压在我老婆的小脸上。而他的臀部一颤一颤地在我老婆的阴道里抽搐着。 猛男的阴茎逐渐软小了,我老婆差点爽晕过去,躺在床上喘息,猛男的阴茎终于从我老婆的阴户里退了出来。我老婆仍然仰躺着,漂亮的小脸上挂着快乐与满足的微笑。猛男拿起卫生纸将爱液擦拭乾净,用浴巾盖在老婆身上。这一香艳的场面,看得我血脉扩张。

过了一会,等猛男将衣服穿好后,我走出浴室,老婆向我这边一看,面红耳赤地也没说话。我笑着装傻的说:[按摩完了吗] 老婆点了点头,之后我乖乖的缴了四千元规费,让猛男先离开了。 然后靠在老婆身上,在老婆脸上来个事后的亲吻。 过一会,老婆娇嗔地说:[他按的还不错]我看见老婆这样一副羞羞答答的迷人娇态,心神不由一荡,故意假装问说:[他有没有想要插插呢?]老婆听我这么一问,反倒假装没事的说:[他按的很专心,按完了你也蹲完马桶了,有你在他不敢吧]。 我笑问老婆感觉怎样啊?老婆低下头羞说:「我被别人看光,很不好意思,但又很兴奋。」 老婆羞赧地闭上妩媚动人的大眼睛,芳心娇羞万千,说:[好……不……不……我不知道]虽然我很想知道她高潮有多高、跟我的感觉有何不同,但老婆不好意思承认,我也不勉强她了,我相信有一天她会跟我说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