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 >> 中国美女

走进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2月13日

  走进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 许身健 (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律硕士学院院长、中国法学会法律文书学研究会秘书长、中国诊所法律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最近,笔者与国内律师代表团一起走访了美国最高法院。美国最高法院是联邦法院系统中最高一级,三权分立体制中,它行使司法权,与总统行政权、国会立法权形成三足鼎立。根据《联邦宪法》,最高法院对所有联邦法院、州法院和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诉讼案件具有最终(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斟酌决定权的)上诉管辖权,以及对小范围案件的初审管辖权。最高法院是《联邦宪法》等联邦法律的最终解释者。

  按照预约,九点钟进门,那天是华盛顿最冷的一天,站在门口没几分钟,人都要冻僵了。外表古典风格的最高法院办公大楼启用于1935年,有四层楼高,很有气势,大楼正面侧面都有成对执勤的配枪警察,大楼侧面停放着警车,尽管最高法院建筑物隶属于国会大厦建筑范围,但担任警戒任务的警察部队独立于国会警察局,就像我们有专门的天安门公安分局专门负责天安门地区警戒同出一辙,据说有两百多名警察负责警卫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的安保很严格,进门时的安检和机场安检相仿,警察要求我解下皮带安检。由于要参加由大法官出席的律师宣誓活动,进场后,警察要求我们把外套及各种包寄存,手机与外套及包分开,另外单独寄存。办好寄存手续后,每个人都等于赤手空拳了。但就是这样,还有好几个警察牵着警犬在大厅里巡视,好在这些警犬不是威风八面吓人的狼狗,而是聪明温顺的拉布拉多犬,这几条狗很有礼貌,聪慧的大眼端详着我们,大有“冷眼向洋看世界”之概,和最高法院庄严肃穆的氛围很搭,最高法院的狗颜值高,确实很拉风。同行者有的小声嘟囔:“至于吗,太铺张了。”确实,重重安保所护卫的这个大楼包括法庭,大法官大厅、图书馆,各种会议场所和配套设施,还有健身房,那个铁娘子金斯伯格大法官估计常在里面强身健体,对抗大法官里的保守势力不能仅靠铁齿铜牙,还得有付好身子骨,老太太要为自由派大业再健康工作十几年。尽管大法官只有九人,但他们是三权的一极,纳税人多花些银子也是心甘情愿的。英国王室是象征性的,并无实权,但英国人像呵护熊猫一样舍得为女王花钱。大法官位高权重,行使权力以“司法能动主义”为圭臬,国民为他们多花些银子也不亏。

  当天是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取得者宣誓的日子,十点钟六个大法官鱼贯入场,缺席三个,为人所爱戴的金斯伯格大法官没有来,让人担心她的健康出了状况。新科大法官卡瓦诺坐在右侧最边上,看上去心事重重,闷闷不乐,当然,这也许是我瞎想。去年他被总统特朗普提名,是自民意调查开始以来得票率最低的提名人。调查显示,因被指控早年有性骚扰行为,40%的受访民众反对任命其为大法官,而赞成民众仅占31%。律师宣誓仪式开始前由托马斯大法官宣判了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是个关于知识产权争议的案件,案件是大法官全体一致决定的,托马斯花了很长时间宣读判决书。之后是律师宣誓仪式,其中一半多的宣誓者是军队律师。宣誓仪式结束后,大法官鱼贯而出。

  仪式之后到小会议室,阿利托大法官与我们见面,2006年他被布什提名为大法官。曾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及耶鲁法学院,他是第110位大法官,接替退休的奥康纳,是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前年阿利托访问北京时,我在王府井见过他,和他吃过饭,和代表团合影之前,他对我们说:“很抱歉,今天华盛顿很冷。”我说:“很抱歉,前年您在北京时天气太热,这下公平了。”他微微一笑。合影是最高法院摄影师拍摄的,事先他嘱咐我们不能录音不能拍照。交流时,我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挑选法官助理最看重什么?”他回答道:“每年投简历的法科生很多,我挑选为我工作的法官助理,主要看重两点:一是案件分析能力;二是法律意见写作能力。”简言之,他看重学生的思考能力以及法律写作能力。第二个问题:“您觉得当下的美国法学教育哪些地方需要改进?”他回答曰:“我没有做过法学教师,不过据我观察,问题有二:首先,法学院学费太贵,给学生们负担太重,学生们不得不从银行高额贷款交学费,这就造成学生毕业后忙着考虑赚钱还债,忘记要承担的公益责任;其次,我上学时学生按兴趣分别选择走实务或学术之路,大家各走各的路,造成理论和实践之间存在鸿沟。我认为,学生学习不该这样泾渭分明,而应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他和代表团座谈了一个多小时,工作人员过来说:“大法官还有别的安排,活动结束。”大法官微笑着和我们告别,我们的最高法院之旅完美谢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