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违规收费情况依然存在 快递企业没理由“二次收费”

来源:生活汇 时间:2019年08月15日

违规收费情况依然存在 快递企业没理由“二次收费”

  8月14日,北京东四环某小区,一名居民在使用智能快递箱扫码取快递。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在收快递时,你是否遇到过快递员未经同意擅自处置快件,或被二次收取快递费的情况?

  今年4月以来,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统一安排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违规收费现象得到一定程度遏制。但是在调研和检查中发现,部分地区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地区,快递末端网点违规收费情况依然存在。对此,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表示:“有人可能会觉得收一点钱看似是合情合理的,但这个事情本身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边作栋表示,将出台智能快件箱的建设指导意见,该指导意见主要是为了推动地方政府把智能快件箱的建设纳入地方发展规划。

  新京报讯 快递已经成为消费者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智能快件箱日益普遍,快递网点覆盖率提升,派往农村的快递量与日俱增。

  昨天,2019中国快递“zuì后一公里”峰会举行,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透lù,2018年,全国农村地区收投快件总量达120亿件。不过与此同时,违规二次收费,尤其是派往农村的快递违规收费的情况日益突出。对此,刘君表示,快递末端不管距离农村多远,既已形成合同,快递企业没有理由向用户收取二次费用。

  现象1:商品被擅自放于智能快件箱

  北京的小区中,智能快件箱的存在越来越多。当收件人不方便收快递时,经过消费者同意,快递员可以将货物暂存在智能快件箱内。不过在实际使用过程中,一些消费者却总会遇到烦心事。

  市民郭先生zuì近网购了一件商品,商品快到时正赶上郭先生出差不在北京,他原本以为快递小哥会像以前一样改天投递,但突然有一天他接到手机短信称,快递已被放入智能快件箱,而在此之前没有人询问郭先生商品是否需要放入智能快件箱。

  无奈之下,郭先生只得通知家里老人去智能快件箱取件,可取件又需要扫描二维码,老人根本不会使用这种箱子。

  等郭先生回京后,已经超出智能快件箱的取件时间。尽管快件箱可以选择不收费取件,但郭先生因为不了解取件流程,zuì终还是交了两元钱才打开了智能快件箱。郭先生觉得,两元钱是小事,但快递员应该先争得消费者同意再把货物放入智能快件箱。

  现象2:快递件放便利店被收两元钱

  前几天,市民吴女士的快递找不到了,但她在快递公司的APP里查询物流信息时显示,快递被小卖店签收。“我们小区总共有三个门,每个门门口都至少有两家小卖店,这到底是哪家小卖店?”吴女士赶紧给快递小哥打电话,这才搞清楚快递具体放在哪里。对此吴女士非常生气,因为尽管她接到过快递小哥的送货电话,但是自己已经明确告知对方家里没人,是否可以换个时间再送,谁想到快递小哥未经自己同意便把东西送到了小卖店,并且在系统中反馈了“已签收”的信息。

  下班后,吴女士找到这家小卖店,从一堆快递中翻出了自己的那件快递。正要准备离开时,吴女士被店家叫了回来,“店家说因为我那快递体积大,所以让我交两块钱保管费,那些小一些的快递需要交一块钱。”

  和前文中的郭先生感受一样,吴女士也认为一两块钱并不算大事,但问题是快递员应该征得消费者同意,“如果快递小哥能够问我一句,我肯定也会同意放便利店,因为他每天送快递也不容易。但未经我同意就这么随意处理,就太草率了。”

  现象3:乡镇快递二次收费luàn象频发

  8月13日,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联合四川省市场监管局、四川省邮政管理局召开约谈会,对申通、中通、圆通、韵达4家快递公司进行约谈,要求停止取件二次收费。

  乡镇快递二次收费,是指消费者网购时已经支付邮费或商家承诺包邮的情况下,在取件时却被快递公司乡镇服务网点强迫支付取件费或派件费。此前,省消委会发布《四川省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社会监督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全省绝大多数市州的乡镇均不同程度存在取件二次收费现象。

  多位快递企业负责人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递站点已经布局到乡镇,一些村民也认可到镇里取件。但是如果要快递员进村派送的话人工成本会增加很多,“以四川为例,那里的乡村好多都在山里,道路条件也不好。更主要的是村里的快递量少,几家快递公司的量加起来估计也就两千来件。量少,就不足以支撑站点运营。”

首页12尾页
友情链接+